最后审阅: 30 五月 2022
最后更新: 17 九月 2021

简介

疾病
描述

慢性纤维性疾病的特征是潜伏、渐进以及主动和被动肩关节活动度的严重受限。 许多患者出现肩部疼痛,但肩部疼痛并不是粘连性关节囊炎的必要组成部分。

虽然踝关节周围(包括踝关节)可能出现其他骨折(例如踝穴顶部的胫骨远端骨折),但术语“踝关节骨折”最常指内踝、外踝或后踝骨折。

一种血清阴性脊柱关节病,主要累及骶髂关节和轴向脊柱。炎症性背痛是标志性的临床特征。这种背痛的特点是起病隐匿,清晨加重,随着锻炼而减轻。

损伤特点:突发、疼痛和听得见的“气爆”音。 患者的典型表现有无法恢复活动、关节不稳及积液快速增多(关节血肿)。 股骨外侧髁、外侧胫骨平台和胫股关节线常伴触痛。

各种脊柱结构(包括韧带、小关节、椎旁肌肉和筋膜、椎间盘和脊神经根)作为疼痛产生器而受累。 [8] 可将病因分为 3 组:机械性、系统性和牵涉性。 迄今为止,最常见原因是机械性 (97%)。[9][10] 然而,大多数腰痛为非特异性,且无法确定原因。[8][11]

最常见的原因是机动车辆事故、枪击伤或刺伤、接触性运动事故、重体力劳动期间的工作场所意外。损伤的后果包括瘫痪、感觉缺乏、疼痛。具体的临床表现取决于受累的神经根和每个神经根的损伤程度。

黏液囊即位于肌腱和皮肤或骨骼间作为摩擦缓冲器的含少量滑液的一个囊。 在滑囊炎中,存在滑膜内层增厚和增生、囊粘连 、绒毛形成、污块以及白垩沉积物沉淀。 这可能是由反复应力、感染、自身免疫性疾病或外伤引起。 若位于表面,则主要诊断结果为局部疼痛和滑囊触痛和肿胀。

焦磷酸钙关节炎由焦磷酸钙(calcium pyrophosphate, CPP)晶体沉积导致。可能难以诊断。滑液中的 CPP 晶体可能较小、分布稀疏且难以发现。常见于老年患者。对于 <60 岁的患者,应检查与焦磷酸钙沉积相关的潜在代谢性疾病(例如甲状旁腺功能亢进症或血色病)。

最常见的是卡压性神经病变。 症状包括拇指和桡侧手指麻木和{0}/{1}或刺痛、手腕疼痛和笨拙。

包括不同急性事故(从看似无害的跌倒到高能量机动车事故)发生后对韧带、肌肉、骨和脊髓造成的一系列潜在损伤。在所有情况下,都需要进行认真细致的检查,以确保颈椎的稳定性未受损。在极端情况下,颈椎不稳定可导致进行性神经功能缺损、四肢瘫痪,甚至死亡。

脊柱骨关节炎,包括椎间盘或小关节的自发性退变。 主要症状包括轴向颈痛和神经系统并发症。

突发或逐渐发生的持续失能性疲劳、劳累后周身不适/劳力性疲惫、不能通过睡眠恢复精神、认知和自主神经功能障碍、肌痛、关节痛、头痛以及咽痛和淋巴结压痛(无可触及的淋巴结肿大),症状持续至少 6 个月。[12] 这种疲劳与其他躯体或精神疾病无关,并且症状不会通过睡眠或休息而改善。

慢性疼痛是到初级卫生保健医师处就诊的最常见原因之一。慢性疼痛的原因有很多,而这些可能归因于肌肉骨骼(机械性)原因、神经原因、头痛原因、心理原因或局限性疾病,或者作为全身性疾病过程的一部分。慢性疼痛的发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影响近 30% 的老人。[13] 这类人群中的典型病因有关节炎、骨质疏松症伴骨折以及腰椎管狭窄。这些疾病均可治疗,而且不应视为正常老化过程的一部分。老年人中未经治疗的慢性疼痛可能导致抑郁、低生活质量和独立性丧失。

尾骨致残性疼痛通常由坐或从坐到站而引发。可能为创伤后(例如,跌倒或分娩后)、非创伤性或特发性起源。

特征为封闭的骨筋膜室间隙内压力升高,导致微血管损伤。可由骨折、筋膜间室内出血、直接软组织损伤或直接肌肉损伤造成。

长时间疼痛、与初始事件不相称,最常见的一种轻微外伤,且最常累及肢体远端。 常表现为自发性疼痛、烧灼痛、刀刺痛、锐痛、闪痛或电击痛。 典型症状表现为慢性隐痛、钻痛。

表现为前胸壁疼痛隐匿起病,胸部的某些运动和深吸气会加重疼痛。 关键体征为肋软骨关节触痛(尤其是第二肋至第五肋)。

以腰痛为特征,伴或不伴有下肢根性症状,被影像学证实的椎间盘退行性疾病是一种复杂的多因素参与致病的临床病症。 危险信号(包括夜间痛、不明原因的体重减轻、发热或胃肠、泌尿系统以及心肺系统症状)应始终作为临床评估的一部分,因其出现可能意味着另一种背痛诊断。

通常出现于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 患者自诉有导致源自肘部的前臂肌肉过度使用的活动史。 上髁炎患者诉肘关节屈伸时出现疼痛。

患者(通常为女性)出现慢性、泛发的肢体痛,还经常出现疲劳、记忆问题以及睡眠和情绪障碍。标准包括身体疼痛部位增加以及频发性共病症状(如疲劳、记忆问题和睡眠障碍)的存在和严重性。

光滑、柔软的良性肿块,通常位于腕部。 患者可能会出现继发于周围结构受压的偶发性疼痛不适。 某些患者仅在活动后才会出现这种疼痛。 体格检查通常无法检测出隐匿性腱鞘囊肿,但隐匿性腱鞘囊肿可能是腕关节模糊疼痛的病因。

严重关节痛急性起病,伴有受累关节肿胀、积液、温热、发红和/或压痛。该病最常累及第一跖趾关节(足痛风 )、足部、踝关节、膝关节、手指关节、腕关节和肘关节;然而,它可以累及任何关节。

髋关节最常见的关节内病理表现;然而,其他来源的牵涉痛并不少见。 体征和症状通常包括活动相关性疼痛、髋关节运动疼痛和痛性步态。

最常伴有低能量损伤(例如从站立高处跌倒)和骨质疏松症或骨质减少。 风险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显著增加。 最常见的治疗方法是手术。

髂胫带综合征是跑步者外侧膝部疼痛的最常见原因,与滑过股骨外侧髁的髂胫带重复摩擦有关。 易患这种损伤的跑步者通常在过度训练时发生,且通常潜在髋关节外展肌薄弱。

2 个以关节相连的骨表面完全分离,这经常由对关节的突然冲击引起。通常情况下,患者在尝试运动时会出现显著疼痛,明显担忧移动受累关节。通常利用 X 线平片来诊断。

炎症性关节炎是具有如下表现的几大疾病的常用术语:关节疼痛、肿胀和僵硬,伴有不同程度的功能障碍。 对于单关节疼痛和肿胀的患者,急性感染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病因,可导致快速和不可逆损害。与此相反,累及多关节的大多数患者往往具有慢性病程的疾病。

最常见的儿童慢性关节病,包括几个亚型。 受累关节可能出现疼痛,特别是在运动和触诊时。 客观存在的关节炎持续6周以上是诊断的必要条件。[14]

大多数定义为,急性膝关节损伤在受伤或初次发病后30至42天内被确诊。 慢性膝关节损伤指因残留的旧伤,或手术、退行性疾病导致以及在受伤后30-42天内早期症状未得到解决的一类膝关节损伤。

当对膝关节施加的外翻力或外旋力过大时发生。最常见症状为关节线上方或下方的内侧面膝关节疼痛。患者通常能够行走。诊断和分级主要依据病史采集和体格检查进行。

半月板可因创伤性损伤或退化性磨损(如膝关节炎)而撕裂,从而损害整个膝关节的受力分布。撕裂可造成膝部疼痛、肿胀、活动受限以及膝关节绊住感、不顺畅感和发软感。

管多数肌肉痛性痉挛是良性和自限性的,但它同时对多种潜在的严重全身性疾病具有提示意义。 特发性肌肉痛性痉挛是一个排除性诊断,

腰骶部疼痛、僵硬和/或酸痛。通过排除由神经系统损害、肿瘤形成、炎症性关节炎、骨折或者其他部位或器官系统的牵涉痛等腰痛的特定原因,来作出诊断。

拉伤是肌肉或肌肉肌腱联合处的损伤,而扭伤是韧带的损伤。病史和体格检查对诊断和损伤分级(1 级 [轻度]、2 级 [中度] 或 3 级 [重度伴完全断裂])至关重要。

患者可能出现急性反应,尤其是在外伤或伴有慢性疼痛的情况下。 估计颈痛显著发作的终身患病率为 40%-70%,颈痛的全球时点患病率为 4.9%。[15][16] 识别严重原因(例如原发性或转移癌症)导致的颈部疼痛以及与神经损害相关的疼痛很重要。

工作场所中的重复性工作可能导致各种过度使用综合征,可能引起这些过度使用综合征的职业一般多样化。 患者职业史对于诊断损伤至关重要。 这些疾病导致的疼痛可以持续,此外,若不加以控制且无适当的二级预防策略,则可能导致工作障碍。

儿童患者的过度使用综合征会导致胫骨结节的牵引性骨突炎。 常见于参加涉及膝关节反复屈曲和强制伸展运动的年轻运动员的青少年发育极速期。 男性发病较女性更为常见。 根据临床诊断,患者的典型症状为疼痛、肿胀、发热并在触诊胫骨结节时出现局灶性压痛。

退行性关节病变,发病率随年龄上升 最常受累关节为膝关节、髋关节、手、腰椎和颈椎。患者存在关节疼痛和僵硬,一般在活动后加重。X 线检查显示关节间隙变窄、软骨下骨硬化和骨赘生成。

一种获得性潜在可逆的特发性软骨下骨病变,导致骨质剥脱、死骨形成,伴或不伴关节软骨受累和关节不稳定。大多数患者为青少年或青年运动员。主要受累关节包括膝关节、踝关节和肘部的肱桡关节。多种表现:创伤或无创伤、起病隐匿、非特异性关节疼痛、运动时(尤其是爬楼梯和爬山时)症状加重、复发性积液、卡压或关节交锁。

维生素 D 缺乏是最常见的病因。 患者常诉称弥漫性骨痛,伴有光照受限史。 常见近端肌无力、脊柱叩诊触痛、假性骨折和骨骼畸形。

一种由感染性微生物(金黄色葡萄球菌最常见)导致的炎症性骨病。根据感染病因、发病机制、骨受累范围与持续时间以及个体患者特有的宿主因素,可对严重程度进行分级。广义而言,骨感染要么来自血行播散,要么来自临近病灶。

在出现骨折前无症状。根据既往脆性骨折史或骨密度低(定义为 T 值 ≤-2.5)的情况进行诊断。根据个体危险因素进行筛查,这些个体因素包括女性性别、孕产期脆性骨折/骨质疏松症病史、高龄、体重指数低(<20-25 kg/m²)、体重 <58 kg、体重减轻 >体重的 10%、雄激素剥夺治疗(男性)、芳香酶抑制剂治疗(女性)、使用皮质类固醇、吸烟和肾结石病。

患者会诉称非外伤性活动导致突然背痛,例如从坐姿改为站立、向前弯腰、或咳嗽和喷嚏。 特征是运动时会加剧疼痛。

数周至数月以来疼痛恶化是最初和最常见症状。 通常,最初是轻度疼痛,然后变得更加严重。 患者通常称,休息和晚上时疼痛更严重。 该疼痛通常被描述为深度疼痛、钝痛、钻痛和不间断痛。

慢性局灶性骨重建疾病的特征为骨吸收增加、骨形成和重塑,这可能会导致主要的长骨和颅骨畸形。 多数患者不出现症状,但可能出现长骨严重疼痛,且罕见于一些面部区域。

髌股关节疼痛综合征是运动医学门诊最常见的一种膝关节疾病。 髌股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异常的髌股关节力学、下肢力线改变和过度使用。

最常累及超重或肥胖的年龄在 40~60 岁间的人群。 跑步运动者中发生率约为10%。[17] 疼痛可扩展到脚后跟外侧。 若要诊断足底筋膜炎,疼痛必须可以通过休息缓解。

表现为 50 岁以上个体颈部、肩胛带和/或骨盆带疼痛和晨僵。患者诉在坐位或卧位时难以站起,伴有不同程度的肌肉压痛、肩/髋关节滑囊炎和/或少关节炎。女性多发。[18] 15%-20% 的风湿性多肌痛 (PMR) 患者有巨细胞动脉炎 (GCA);40%-60% 的GCA患者有 PMR。[19]

通常由关节炎或软骨撕裂等膝关节病变引起。 患者可能出现膝关节肿胀或疼痛,但大多数情况下不出现症状。 腘窝囊肿破裂,导致严重疼痛和小腿肿胀。

与银屑病有关的慢性炎性关节疾病。 银屑病性关节炎通常以单关节或少关节受累的模式表现。 在多关节受累患者中,缺乏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对称性。

一种炎症性疾病,发生在暴露于某些胃肠道和泌尿生殖系统感染后,尤其是衣原体、空肠弯曲菌和肠炎沙门菌感染。关节炎患者可能诉在起病之前 1-4 周出现先行性泌尿生殖系统或痢疾感染病史。主诉特征包括全身性症状,例如发热、外周和轴向关节炎、附着点炎(肌腱与骨的附着点出现炎症)、指(趾)炎(整个手指或脚趾肿胀)、结膜炎和虹膜炎以及皮肤病变,包括环状龟头炎和脓溢性皮肤角化病。

最常见的炎性关节炎,其特征在于手足小关节的对称性关节炎。 一种慢性侵蚀性关节炎,需积极治疗。

可能由钝性伤、跌倒、非意外伤害、快速心肺复苏、剧烈咳嗽、体育活动或转移性病变和原发性骨肿瘤导致。肋骨骨折是相对良性的,但经常可能是气胸、血气胸和/或肺挫伤等合并损伤的标志。

长骨生长板的矿化不足,这会导致生长迟缓。如果潜在疾病未得到治疗,则会发生骨骼变形,通常会引起弓形腿和长骨末端增厚。仅发生于骨骺尚未闭合的生长期儿童,通常累及腕关节、膝关节和肋骨软骨连接处。主要由维生素 D 营养缺乏引起,但可能与钙或磷缺乏有关。

常见的肩部疾病,尤其在老年和运动活跃的患者中。 撕裂可能出现症状或不出现症状。 撕裂原因可能是外伤性或磨损性的。

青少年特发性脊柱侧凸是一种结构性脊柱畸形,特征为其他方面健康的儿童在骨骼快速生长期出现正常椎体排列失代偿。就诊时背痛通常很轻或无背痛。如果发病时出现显著疼痛,则应仔细评估脊柱畸形的其他原因。

通常见于青春期年龄段人群。可能表现为急性/隐匿起病的疼痛和跛行。髋关节屈曲时强制性外旋是一个关键的检查发现。

可由脊柱外伤、椎体压缩性骨折、椎间盘突出、原发性或转移性脊柱肿瘤或感染引起。

疾病通常由腰椎的退行性变引起。神经性跛行的特征为由步行引起的背部和腿部疼痛以及下肢感觉异常,通过坐下即可缓解。

一般情况下可将运动相关性损伤分为急性或慢性;可能由运动或活动相关性损伤导致的医学疾病范围很广。 超过90%的运动损伤疾病是挫伤或扭伤[20]

一种髋关节的自限性炎症性疾病,常见于 2 岁至 12 岁之间的儿童。 急性发作,伴有轻度至中度臀部疼痛和跛行。

描述了几种下颌关节疼痛性疾病,包括肌筋膜疼痛和功能障碍、内紊乱和骨关节炎。通常表现为 4 个典型特征:颞下颌关节疼痛、关节杂音、咀嚼肌压痛和下颌运动受限。

描述肌腱退变的通用术语,特征为疼痛、肿胀和功能受损相结合。 常见部位包括肩袖(冈上肌腱)、腕伸肌(外上髁)和前旋肌(肱骨内上髁)、髌骨和股四头肌肌腱和跟腱。

手和腕关节腱鞘炎是一组具有累及手和腕关节外肌腱及其腱鞘的共同病理的疾病。 开始时通常为肌腱刺激症状,表现为疼痛,并可在肌腱滑动失败后进展为卡住和锁定感。

通常由高能外伤(如交通事故、高空跌落)引起。 可自发于患有脊柱骨质疏松症、肿瘤或代谢病的患者。

下肢旋转畸形在儿童中较为常见。 通常归因于股骨或胫骨旋转、软组织挛缩、肌张力异常、足后跟内翻/外翻、前足尖内翻/外翻或这些病症的组合。

桡骨远端骨折是最常见的成人骨折。通常由跌倒时用外展手掌撑地引起。可能伴有尺骨茎突、尺骨远端和舟状骨骨折。也可能发生单纯舟状骨骨折。

撰稿人

作者

Editorial Team

BMJ Publishing Group

利益声明

This overview has been compiled using the information in existing sub-topics.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