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慢阻肺常见的初始症状

通常是晨起咳嗽,但随着疾病进展变成持续性

通常伴有咳痰,痰液的性质可能随着病情加重或者合并感染而改变

最初伴随运动发生,但可进展至静息时呼吸短促

患者可以出现说话不能成句

任何形式的慢性痰液产生都可能提示 COPD

包括暴露于二手烟、空气污染或室内固体燃料燃烧;职业暴露,如粉尘、化学物质、蒸气、烟雾或气体;遗传因素和肺发育异常

其他诊断因素

胸廓前后径增大

提示过度充气和由于呼气不完全造成的气体陷闭

由于呼气不完全造成的过度充气和气体陷闭所致

由于桶状胸、过度充气和气体陷闭所致

继发于肺弹性丧失和肺组织破坏

急性加重时常见。是目前公认的用语,用来描述一种连续性、类似于音乐的肺音

提示气道炎症和阻力


呼气相哮鸣音呼气相哮鸣音

多音性哮鸣音多音性哮鸣音

急性加重时常见。粗湿罗音是一种持续的声音,提示气道内有粘液或痰

提示气道炎症和黏液过度分泌


吸气相早期湿啰音吸气相早期湿啰音

低氧和低通气时出现代偿性呼吸频率增快

可能导致辅助呼吸肌参与

由高碳酸血症导致手臂伸展时不能控制姿势(通常认为是扑动)

这是由于肺实质气体交换障碍所致,运动时加重,提示呼吸衰竭

继发于胸腔内压力增加和肺心病

提示肺心病和继发性肺动脉高压,是晚期慢性肺脏病的并发症

由于不断的夜间咳嗽导致睡眠中断和持续性低氧血症和高碳酸血症所致

可能继发于厌食

常见于重度或极重度 COPD 患者

可能由高碳酸血症导致血管扩张所致

为了使呼气时间延长并减少气体滞留,而采取的强制呼吸方法

见于晚期慢阻肺,通常同时出现低氧血症、高碳酸血症和肺心病

晚期慢阻肺体征

提示存在继发性肺动脉高压,是肺心病的并发症

晚期慢阻肺并发肺心病的体征

晚期慢阻肺并发肺心病的体征

COPD 本身不会引起杵状指。如果出现杵状指,临床医生应警惕相关疾病(例如肺癌或支气管扩张)

危险因素

最重要的危险因素。[10] 约 40%-70% 的 COPD 病例由吸烟导致。[9] 暴露于二手烟也会增加罹患 COPD 的风险。

引起炎症反应并导致纤毛功能障碍和氧化损伤

年龄的影响可能与吸烟时间更长以及正常年龄相关的 FEV1 下降相关

对吸入性刺激物的气道反应性取决于遗传因素。α-1 抗胰蛋白酶缺乏是一种遗传性疾病,最常发生在北欧血统人群中,这种疾病会导致在年轻时出现下肺叶的全肺泡性气肿。 一项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表明,在 COPD 患者成年子女中,COPD 的患病率高于基于人群的估计值。[18]

在校正吸烟、年龄、性别和社会经济地位等因素之后,发现 COPD 在白人中比在黑人和南亚人中常见。[19]

长期暴露于粉尘、交通废气和二氧化硫,增加 COPD 的发生风险。[10]

在家暴露于燃烧的煤炭或生物质燃料会增加罹患 COPD 的风险。[20]

在所有 COPD 病例中,约有 14% 归因于职业暴露。[21]

幼儿时期反复感染可能导致肺部瘢痕形成、弹性下降,从而增加罹患 COPD 的风险。结核病病史与 COPD 发生风险增加有关。[22]

COPD 在男性中更为常见,可能是因为男性吸烟者更多。然而,有证据显示女性对吸烟影响的易感性可能高于男性。[23][24][25][26]

低社会经济地位的人群慢阻肺的发生风险增加。[27] 但是,这可能反映了吸烟、污染物或其他暴露因素。

流行病学研究表明,COPD 风险与类风湿性关节炎病史之间存在关联。[22] 一项 meta 分析显示,与对照组相比,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新发 COPD 的风险显著增加,总体相对危险度为 1.82。[28]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