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指导

对所有患者进行关于疾病病程、急性加重或失代偿时症状方面的教育。他们对疾病的预期、治疗和预后不应过于乐观。重要的是记住目前没有药物可以修复长期下降的肺功能,药物治疗的主要目标是控制症状和预防并发症。

一项 Cochrane 评价发现,若自我管理干预措施中纳入针对 COPD 急性加重的行动计划,则其可改善卫生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并减少由呼吸问题所致的入院次数。一项探索性分析发现,相比常规治疗,采用自我管理措施引起了患者呼吸相关死亡率统计学上的显著升高(尽管死亡率不高),但并未发现全因死亡率具有超额危险度[135] 自我管理计划应包含以下各方面的个体化建议:呼吸困难和压力管理技巧、节省能量、避免恶化因素、如何监测症状、如何管理恶化症状,以及在加重时使用的联系信息。[1]

理想情况下,帮助患者进行自我管理应能解决社会心理问题以及患者对 COPD 及其管理的个人观念。诊断为 COPD 后,许多患者报告其生活方式和社交出现损失和受到限制。 据估计,COPD 患者的自杀可能性是非 COPD 患者的 1.9 倍,焦虑、抑郁和沮丧症状十分常见。[137][138] 研究发现,认知行为治疗(behavioural therapy, CBT)对包括抑郁和焦虑症状、生活质量和急诊就诊频率在内的结局有所获益。[139][140][141] 需对高资源密集型与低资源密集型 CBT 的效果进行进一步研究。[141]

一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发现,在初级医疗卫生中,旨在促进轻度 COPD 患者行为改变的电话健康指导干预可改善患者的自我管理活动,但并未改善与卫生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142] 一项 meta 分析发现,包括目标设定、动机性访谈以及与 COPD 相关健康教育在内的健康指导能显著改善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并减少因 COPD 加重而入院的次数,但并未减少全因入院次数。[143]

患者应该尽可能保持健康和活动。停止主动或被动吸烟以及避免有毒烟雾的环境暴露非常必要。


动机性访谈概述动机性访谈概述

动机性访谈:戒烟 第 1 部分动机性访谈:戒烟 第 1 部分

动机性访谈:戒烟 第 2 部分动机性访谈:戒烟 第 2 部分

定期内科随访对于优化治疗很有必要。如果有任何加重症状,需要立即就医。接受持续氧疗的患者在飞行旅程中需要增加氧流量。

推荐所有 COPD 患者参与并坚持体力活动。[1] 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进行的一项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发现,运动训练本身可以改善 COPD 患者的身体活动,并且通过辅以体育活动咨询可进一步改善状况。[153] 另一项系统评价和 meta 分析发现,在增加腿部肌肉力量方面,将有氧运动和力量训练相结合比仅进行有氧运动更有效,但就健康相关生活质量、行走距离或运动能力而言,两者之间并无差异。[250] 其他研究表明,坚持有监督和无监督的锻炼计划后,峰值摄氧量、乏力感和健康相关性生活质量均有所改善。[155][156][157] 一项 Cochrane 评价发现,在体力活动辅导、运动训练和 COPD 药物管理改善体力活动方面,证据有限。作者指出,由于缺少方法学细节,质量评估受到限制,并且各种干预措施主要是在单项研究中被评估。[158] 改善体力活动的最佳时机、因素、持续时间和模式尚不清楚。荟萃分析表明,瑜伽、气功和其他居家呼吸练习可改善 COPD 患者运动能力和肺功能。[159][160][161] 与常规治疗相比,太极拳已被证明可以改善运动能力。[162]

已发现饮食建议和口服补剂可改善体重、生活质量、呼吸肌力量和 6 分钟步行距离。[163][164] 然而,营养支持并未一致发现对于肺功能有所改善。[164]

使用吸入治疗的患者应接受吸入器装置使用方法培训。多数患者在使用吸入器时至少犯一种错误,并且错误使用吸入器与疾病控制能力下降有关。[144][145] 当患者使用多种装置或从未接受过吸入器装置使用方法培训时,更可能使用不当。[146] 临床医生演示吸入器用法、选用合适的装置以及在后续复诊时检查使用方法均可改善吸入器使用技术。[147] 对于 ≥65 岁的成人,使用安慰剂装置示范对教授吸入器使用方法可能最有效。[148] 应让患者将吸入器带到门诊,以便检查吸入器的使用情况。[1] 药师主导的干预和非专业健康指导可改善 COPD 患者吸入器使用技术和依从性。[149][150] 吸入装置的优点(例如快速缓解症状以及小巧便携)已在患者偏好研究中有所体现。[151][152]


定量气雾剂定量气雾剂

定量吸入器加储雾罐定量吸入器加储雾罐

干粉吸入剂干粉吸入剂

软雾吸入器软雾吸入器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