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因学

目前为止,吸烟是慢阻肺(COPD)的主要危险因素。约 40% 至 70% 的 COPD 病例由吸烟导致,因为吸烟会导致炎性反应、纤毛功能障碍和氧化损伤。[9] 空气污染、室内生物质燃料燃烧,以及粉尘职业暴露、化学试剂和烟雾为其他病因。氧化应激、蛋白酶与抗蛋白酶之间的失衡,亦为 COPD 发病机制重要因素,尤其是 α-1 抗胰蛋白酶缺乏患者。[1]

病理生理学

COPD 的特征是影响中央和外周气道、肺实质和肺泡以及肺血管的慢性炎症。反复损伤和修复导致结构和生理改变。肺部炎症和结构改变随疾病加重而增加,戒烟后持续存在。[1]

这些改变主要包括气道狭窄和重塑、杯状细胞数量增多、中央气道黏液分泌腺增大、肺泡消失,以及最终血管床改变导致肺动脉高压。

有证据显示宿主对吸入性刺激物的反应可产生炎症反应,导致气道、肺泡和肺血管发生变化。激活的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和白细胞是这一过程的重要细胞。氧化应激和蛋白酶过多会加剧慢性炎症的影响。[1] 气道重塑会使管径小于 2 mm 气道的上皮、黏膜固有层、平滑肌和外膜增厚,导致通畅的终末和过渡细支气管进行性消失。[14]

弹性蛋白分解以及随后的肺泡完整性丧失会导致肺气肿。[15] 纤毛功能异常以及杯状细胞变大、数量增加导致黏液过度分泌。

COPD 的生理学定义是气道阻力增加。弹性回缩力下降、肺实质纤维化改变以及气道腔被分泌物阻塞均会促使气道阻力增加。呼气气流受限促进过度充气的发生。过度充气和肺实质破坏使 COPD 患者更容易缺氧,在活动时尤其明显。进行性缺氧导致血管平滑肌增厚,继而出现肺动脉高压,肺动脉高压这种晚期变化提示预后不良。[16][17] 随着疾病进展,气体转移减少也可能导致高碳酸血症。

全身性炎症介质可能促发骨骼肌萎缩或恶病质,并引发或加重心脏、代谢和骨骼合并症。[1]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