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发症

并发症
时限
可能性
短期

常见于严重疾病伴或不伴明显休克,由通过呕吐和腹泻导致的脱水和持续液体丢失以及经口摄入差和可能的出血引起。[9]

短期

几乎所有并发埃博拉或马尔堡病毒病的妊娠都以自然流产或死产告终。[4][9]

短期

在塞拉利昂的一项研究中,接近一半的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在随访时报告难以集中精力。[66] 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的情况也可能与此类似。

短期

已在重症疾病患者中被报告。最初可能由脱水引起,但可能是疾病较晚期马尔堡病毒对肾脏的直接损伤或者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的后果。[21] 通过监测尿量和血液生化指标进行早期识别,能够促使采取行动。

不定

近 75% 的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在随访期间报告了持续性肌肉骨骼疼痛。[61][62] 这也见于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中。[9]

不定

近一半的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在随访期间报告了持续性头痛。[61] 这也见于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中。[9]

不定

14%-60% 的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在随访期间报告了眼部症状(包括眼痛、清亮分泌物、红眼和视物模糊)或被发现患有葡萄膜炎。[61][62] 这也见于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中。[9] 中枢神经系统和眼球被认为是纤丝病毒的庇护所,疾病可在这些部位持续存在。[13]

不定

急性疾病和埃博拉病毒幸存者可能发生头痛、意识模糊、癫痫发作、记忆丧失、头痛、颅神经异常和震颤,且已证实存在神经系统症状。[63] 中枢神经系统和眼球被认为是纤丝病毒的庇护所,疾病可在这些部位持续存在。[13]

不定

75% 的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在随访期间报告了昏睡或疲乏。[64] 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的情况也可能与此类似。

不定

在 2014 年至 2016 年西非埃博拉病毒性疾病暴发中,心理困扰在幸存者中较为常见。[65] 在治疗机构暴露于死亡以及在社区内的病耻感诱发了创伤后应激反应和抑郁症状。[65] 这些症状在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中也常见,预计在暴发情况下尤其普遍。[9]

不定

在塞拉利昂的一项研究中,几乎所有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在随访时报告有厌食症。[66] 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的情况也可能与此类似。

不定

见于伴转氨酶升高的严重疾病。在幸存者随访期间,已有关于急性肝衰竭和肝炎的报道。[9][21] 这可能是由病毒的肝组织嗜性或低血压性肝损伤所致。

不定

大约每 4 名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中有 1 名在随访期间报告了听觉症状,包括耳鸣、耳闷胀感或听力丧失。[61][62] 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的情况也可能与此类似。

不定

在马尔堡疾病幸存者中曾报告无力。[9]

不定

在随访期间,美国有一小部分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报告了失眠。[64] 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的情况也可能与此类似。

不定

在美国,38% 的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幸存者在随访时,报告存在感觉异常或感觉迟钝。[64] 马尔堡病毒病幸存者的情况也可能与此类似。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