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病学

人类病例于 1970 年在扎伊尔(现称刚果民主共和国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或 DRC)首次被发现。从那时起,过去 50 年内,人类病例持续增加,特别是在 DRC,这段时间内不断报告病例。病例增加原因可能在于天花疫苗接种停止(该疫苗提供了部分猴交叉保护作用)或免疫力下降、环境因素(例如人口密度增加、人类接触未知的动物宿主、森林砍伐)和/或病毒遗传进化,但无证据支持以上理论。发病中位年龄从 20 世纪 70 年代的幼童(4 岁)演变为 2010 年至 2019 年间的年轻成人(21 岁)。旅行相关性非洲外传播偶在英国、美国、新加坡和以色列引发零星暴发。[5][6]

非流行国家多国疫情暴发(2022 年)

  • 2022 年 5 月,若干与疫区无直接旅行关联的非流行国家发现聚集性病例,且当前暴发仍在持续。这是不典型现象,目前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以确定可能的感染源,并限制其继续传播。[12] 这是与西非和中非无已知流行病学关联的非流行国家出现传播链首次见诸报道。 病例主要出现于年轻成年男性,其为同性恋、双性恋或其他男男性行为者。[13][14][15][16][17][18]

  • 参阅当地公共卫生部门资源,了解该疾病暴发最新信息。

  • 参阅总结(重要更新),获取最新信息。

流行国家

  • 该疾病在非洲中部和非洲西部地区流行。已有 12 个国家报道了病例(即 DRC、尼日利亚、贝宁、中非共和国、刚果共和国、塞拉利昂、喀麦隆、科特迪瓦、加蓬、利比里亚、加纳和南苏丹)。[1][7] 多数病例在刚果盆地和非洲西部边远地区(毗邻或位于热带森林)见诸报道,特别是在 DRC,那里曾于 1996 年至 1997 年期间发生过一次大规模暴发。[6]

  • 近年来,尼日利亚(2017 年 9 月)和喀麦隆(2018 年 6 月)报告了疫情暴发。[19][20] 尼日利亚暴发的疫情正在持续。尼日利亚的大幅再次暴发似乎由多种因素共同推动,包括人口增长、未接种疫苗的人数增加,以及天花疫苗免疫保护力下降。[21]

  • 自 2022 年初以来,非洲 8 个国家报告了 173 例确诊病例,截至 2022 年 7 月 4 日有 3 例死亡(注:世界卫生组织现已从先前统计中移除了疑似病例和死亡病例,其中包括 2022 年 6 月 10 日更新中的 1536 例疑似病例和 72 例死亡病例)。[7][22]

  • 非洲报道的多数病例为中非进化枝感染。[5]

旅行相关性病例

  • 英国:旅行相关性病例见诸报道于 2018 年 9 月(3 例)、2019 年 12 月(1 例)、2021 年 6 月(3 例)和 2022 年 5 月(1 例)。2018 年 9 月报道的 3 例病例为英国首次报道。所有病例均具有尼日利亚旅行史,或为旅行相关性病例密切接触者。[23][24][25][26][27][28]

  • 美国:2003 年在美国中西部地区出现了超过 70 例暴发,这是非洲以外地区首次报道该疾病的发生。本次暴发来源为接触受感染的草原犬,其感染从西非迁入的冈比亚鼠获得。[29] 而后,两例旅行相关性病例见诸报道于 2021 年 7 月(德克萨斯州)和 2021 年 11 月(马里兰州)尼日利亚返回的旅行者。[30][31][32]

  • 新加坡:一例病例见诸报道于 2019 年 5 月一名尼日利亚旅行者。[33]

  • 以色列:一例病例见诸报道于 2018 年 9 月一名尼日利亚旅行者。[34]

  • 旅行相关性病例为西非进化枝感染。[5]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