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因学

猴痘由猴痘病毒(痘病毒科;正痘病毒属)引发,其为一种双链 DNA 病毒。 1958 年,对发生于猴类的一种痘样疾病进行调查后,首次分离出该病毒。它于 1970 年首次在人类中发现。[6]

猴痘病毒分为两种不同的进化枝:西非进化枝和中非进化枝(刚果盆地)。与中非进化枝相比,西非进化枝引起的疾病更轻、死亡更少、人际传播更少。[6]

传播动力学

  • 描述该病毒传播的数据有限,而且迄今为止的大部分信息都来自流行地区。

  • 猴痘病毒可从不同的野生动物(例如猴类和啮齿类动物 [例如松鼠、老鼠、睡鼠])传播至人类,但其天然宿主未知。然而,动物-人类传播是更为常见的传播方式,但人际传播亦可能发生,并且在以往已导致小规模、得到控制的人类暴发。

  • 动物至人的传播可通过以下途径发生:被受感染动物叮咬或者挠抓;在猎取、捕获、剥皮、烹饪或摄入受感染动物等活动期间;或者接触受感染动物的体液。尚不清楚病毒在动物群中的传播程度。[1]

  • 人际传播通过直接接触感染皮肤或皮肤黏液病变以及呼吸飞沫发生(可能通过短距离气溶胶传播,这需要长期密切接触)。经污染物传播也可能发生(例如,通过受污染的衣服或亚麻织物传播)。关于围产期传播已有报道。为了更好了解通过其他体液(例如,精液、阴道分泌液、母乳、血液、羊水)的可能传播模式,以及更好了解通过呼吸道飞沫和气溶胶的传播,需要更多的信息。[1] 虽然在精液中检测到猴痘病毒 DNA,但其存在并不等同于感染证据。[14]目前还没有通过人类来源的物质发生传播的病例记录。[35]

  • 关于家畜或牲畜受猴痘病毒感染,尚无确凿证据。人畜间传播(反向人畜共患病)尚未见报道,但理论上存在该风险。[36]

病毒传播因素

  • 潜伏期为 6-13 天(波动于 5-21 天)。[1] 患者在此期间不具备传染性。[37]

  • 据报道,续发率为 0.3%-10.2%,具体取决于病毒进化枝是哪种。然而,现有研究中,半数以上报道称续发率为 0%。[5] 2013 年刚果民主共和国暴发的疫情中,16 个家庭的家庭密切接触者续发率为 50%。[38] 续发率易于因疫情暴发期间的病例确认偏畸而导致被高估。[6]

  • R₀(未进行干预的人群中,预期由单个原发病例引起的继发病例数)估计为 0.8; 然而数据有限。[6]

非流行国家多国疫情暴发(2022 年)

  • 当前证据显示,在这次暴发中,正在发生人际间社区传播,主要见于一组具有相同人口统计学特征的社会群体。[39]

  • 传播似乎主要通过密切的身体接触发生,包括性接触。[1] 尚不清楚性接触期间的传播模式。尽管已知性行为期间的密切身体接触可导致传播,但是尚不清楚性行为期间的体液在传播方面起到什么作用(如果存在作用)。尚不清楚症状出现前或无症状感染的程度。[11]

  • 基于当前英国的数据,平均潜伏期的初步估计值为 9.22 d。[8] 来自荷兰的新兴数据显示平均潜伏期为 8.5 d(18 例病例)。[40]

病理生理学

关于病理生理学的数据有限。然而,研究显示,病理生理学与天花相似。[41]

分类

病毒分类学

天花和猴痘病毒都属于痘病毒科正痘病毒属,可以很容易通过聚合酶链反应 (PCR) 检测进行区分。临床上,天花与猴痘难以鉴别,但大多数猴痘病例会出现淋巴结肿大。

天花可以进一步被细分为重型天花和轻型天花(类天花)两种变异型;基因组测序已经证明,它们为不同的但密切相关的病毒。[3] 在天花中,类天花的整体毒性较低,但在无实验室辅助的情况下,无法可靠鉴别单个患者究竟感染了哪种类型的天花病毒。

猴痘病毒有不同的 2 组(进化枝):中非猴痘和西非猴痘。与中非猴痘相比,西非猴痘引起的疾病更轻,死亡更少,人际间传播较少。[4]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