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

病史

一名 25 岁的人类学者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一处偏远地区工作。一周之后,她抵达英国,并在 2 天前出现发热。她仍在服用多西环素预防疟疾,但是担心自己可能已罹患疟疾。她未使用其他药物治疗。患者主诉寒战,出现散在全身性大疱皮疹。其诉称儿童期曾患水痘;在她之前所住的院落里有两名儿童亦出现了类似皮疹,在她离开时,该两名儿童感到身体不适。患者躯体小水疱均处于相同发展阶段,面部和四肢小水疱数量较躯干为多。临床上,考虑到出现皮疹及其与中非的流行病学关联,怀疑猴痘;因此,与地区传染病监管部门进行联络,并提醒急救中心存在传染风险。到达医院后,立即将其隔离,工作人员穿戴全套个人防护装备。对患者既往史进行确认,除疟疾预防治疗外未使用其他药物,对患者接触者进行罗列。患者未曾接种天花疫苗。对其进行基线观察,包括血压和氧饱和度。患者发热,体温 38.5°C [101.3°F],有轻度低血压,血压 100/60 mmHg,存在心动过速,心率 90次/分,因此开始静脉输液。具有意义的体格检查发现包括皮疹和颈部/腋下淋巴结肿大。提前联系医院检验科,提醒其送检样本为高危样本,处理时需注意。与罕见和输入性病原体实验室进行联络,提醒即将收到高危标本,并征求关于所需采集样本的最新建议。通知值班公共卫生医务人员。采用无菌病毒学检验拭子收集小水疱液,然后置于密封容器内。采集血液进行以下检查:全血细胞计数、尿素和电解质、肝功能检查、乳酸、对加入乙二胺四乙酸(ethylenediamine tetra-acetic acid, EDTA)的血样进行 PCR 检测、血培养、使用普通血清进行血清学检查,以及进行疟疾血膜涂片急诊检查。采集咽拭子和尿液标本进行病毒学检查,若患者知情同意,可进行尿妊娠试验。按照规程将标本安全运送至实验室。给予对乙酰氨基酚退热,输注 500 mL 生理盐水后收缩压升高至 110 mmHg,因此停用抗生素,并推迟置管。血液检验结果显示:疟疾血膜涂片呈阴性、轻度血小板减少、轻度淋巴细胞减少、尿素和电解质正常、乳酸正常。小水疱液 PCR 检测经 24 小时完成,结果见猴痘 DNA。鉴于患者的临床情况稳定,决定暂时不使用研究性抗病毒药物;但是,对于密切接触者,告知相关风险和获益后,进行天花疫苗接种。

其他表现

若干非流行国家当前出现了极为不寻常且不典型的猴痘暴发。确诊病例的临床表现存在差异,但此次暴发期间诸多病例未出现经典的临床表现。以下为非流行国家当前持续疫情暴发中的典型病例。

一名 32 岁男性 8 日前开始出现生殖器皮疹,表现为阴茎无痛性白色脓疱,随后出现疼痛和瘙痒。患者诉近期于欧洲旅行时,与两名不同临时男性伴侣进行了无保护插入性肛交。皮疹在此类行为后约 5 日开始出现,随后蔓延至其躯干、面部和手部。患者在皮疹出现 3 日后出现发热、腺体肿胀,机体感觉极为不适。检查发现,患者生殖器病损已出现结痂,而其面部、躯干和四肢病损分布稀疏,处于多个演变阶段(病损处于丘疹期、水疱期和脓疱期)。常规血液检查结果正常。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单纯疱疹病毒、 沙眼衣原体和淋病奈瑟菌实时聚合酶链反应检测均呈阴性。梅毒血清学检测亦为阴性。怀疑猴痘;采集样本,并送实验室检测。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