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病学

据报告,首例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例于 1976 年出现在扎伊尔(现在被称为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此次共有 318 例病例,其中 280 名感染患者死亡,病死率高达 88%。[24] 此次埃博拉病毒感染疫情暴发期间病毒传播的原因在于扬布库教会医院 (Yambuku Mission Hospital) 门诊部使用的受污染针头。此后,中非和西非国家经常暴发埃博拉病毒感染疫情。[25]

导致疫情暴发的最常见的埃博拉病毒种属是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其次是苏丹型埃博拉病毒。

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是 2014 年西非地区暴发疫情的致病病原体。2014 年 3 月报告了首例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例,此次疫情也是自 1976 年发现该病毒以来暴发的最大规模疫情。基因测序显示,2014 年暴发期间从感染患者体内分离出来的病毒与 1976 年首次出现的病毒基因相似度达 97%。[26] 据报道,在此次暴发的疫情中,共有超过 28,000 例(确诊、拟诊和疑似)病例,其中超过 11,000 例死亡。

2018 年 8 月,刚果民主共和国(DRC)宣布爆发了一次疫情。截至 2019 年 12 月 3 日,DRC 北基伍省和伊图里省报告了 3313 例病例(3195 例确诊,118 例疑似),其中 2207 例死亡(病死率为67%)。总病例数中,56% 为女性,28% 为 <18 岁的儿童,5% 为卫生工作者。[27]与此次疫情爆发相关,乌干达也确诊了一组群发病例。[28]此前不久,DRC 赤道省(比科罗、伊博科和旺加塔地区)的一次疫情爆发宣布结束,其中共造成 54 例感染,33 例死亡(病死率为 61%)。经证实,最近的这次疫情暴发与赤道省疫情无关,但亦由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所导致。最近的疫情暴发是刚果民主共和国迄今确认的第十次疫情。

据报道,在以往的疫情暴发期间,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病死率高达 90%。[6] 对于不同埃博拉治疗中心和疫情暴发之间病死率的直接比较,应谨慎解释,因为即使是大型队列研究,许多变量也可引起偏倚和倾斜。在 2014 年的疫情暴发期间,入院接受治疗患者的病死率高达 64.3%,[18] 在西非的一些治疗中心下降到 31.5%,[29] 约 20% 的患者在西非以外的地区接受治疗。[30]

与此不同,在以往的暴发期间,苏丹型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病死率更低,为 53%-65%,最大规模的一次暴发于 2000 年在乌干达境内发生(425 例病例)。[6] 迄今仅有一次与本迪布焦型埃博拉病毒相关的暴发记录:2007 年在乌干达西部地区暴发,此次暴发的病死率为 25%。[9]

如果一个国家连续 42 天(即最长潜伏期的两倍)未报告新病例,且该国的主动监测机制确已部署到位,并具有良好的诊断能力,则世界卫生组织即可宣告该国的疫情暴发结束。[31]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