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预防

建议对埃博拉病毒感染疫情暴发区域的人员采取以下预防措施:[74]

  • 注意个人卫生(如使用肥皂和水、醇基洗手液或氯溶液洗手)

  • 避免接触体液,切勿触摸曾与感染患者体液接触的物品(例如衣物、医疗器械和针头)

  • 避免参加需要处理死于确诊或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的死者身体的丧葬仪式

  • 避免接触非人灵长类动物和蝙蝠,包括这些动物的体液或利用这些动物制作的生肉

  • 归国旅行者(包括医疗保健工作人员)应遵循当地监测政策,并连续 21 天监测其健康状况,如果出现症状(尤其是发热),立即就医。

可能接触感染患者的医疗保健工作人员应遵循以下预防步骤:

  • 穿防护服

  • 采取正确的感染控制和消毒措施

  • 将疑似感染患者彼此隔离开(例如有可能),并将确诊感染患者与疑似感染患者隔离开

  • 避免直接接触死于确诊感染或疑似感染的尸体。埃博拉病毒感染流行暴发期间,应避免直接接触任何尸体

  • 如果直接接触感染患者的体液,立即通知卫生官员。

如果初期筛查结果显示疑似感染,必须立即隔离,此后才能进行任何进一步的病情检查。这对减少患者在被检查期间与其他患者和医疗保健工作人员的接触至关重要。隔离措施应持续至患者的检测结果呈阴性。[75]

医疗保健工作人员在照顾感染患者期间面临的最大风险为,在照护患者期间,无意地触摸自己的面部或颈部,以及摘除(脱卸)个人防护设备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医疗保健工作人员应了解以下个人防护设备使用的基本原则:[75]

  • 穿戴:在进入患者护理区之前,必须按照正确的顺序正确穿戴个人防护设备。由于无法在患者护理区内调整个人防护设备,因此务必谨慎,在进入患者护理区之前确保个人防护设备尽可能地佩戴舒适。任何皮肤都不得暴露在外。穿戴活动必须在受过培训的观察员直接监督下进行,并在进入患者护理区之前进行最后检查

  • 患者护理期间:在暴露于潜在污染区域期间,必须正确穿戴个人防护设备并保持原样不变。在患者护理期间不得调整个人防护设备。医护人员应经常使用醇基洗手液或氯溶液对戴手套的手进行消毒,特别是在处理体液之后。如果在患者治疗护理期间,个人防护设备 (PPE) 部分或完全破裂(例如手套和袖子分离,导致皮肤暴露在外;外层手套撕裂;针刺伤),医护人员必须立即转移至脱卸区,以评估暴露情况并执行医疗机构暴露处理计划(如果有指征的话)。所有医护人员都应清楚地知道,在发生高风险暴露(针刺伤和黏膜溅射)的情况下,需要立即采取哪些措施。在安全脱卸后,应快速评估风险,并考虑进行暴露后预防治疗 (PEP)。[76]

  • 脱卸:摘除所使用的个人防护设备是一个高危过程,需要一个条理分明的程序、一名受过培训的观察员和一个指定的设备摘除区域,以确保有效防护。个人防护设备必须按照正确的顺序缓慢且谨慎地摘除,以减少自我污染或其他暴露的可能性。应制定一个分步式程序,并在培训和日常临床实践中使用。com.bmj.content.model.Caption@69b75f76[Figure caption and citation for the preceding image starts]: 塞拉利昂的一所埃博拉病毒感染治疗中心内医护人员佩戴的个人防护设备(2014 年)来自 Chris Lane, MSc (英国公共健康中心 [Public Health England]/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个人收集资料;获准使用 [Citation ends].

在患者照护区域以及穿戴和脱卸期间,“搭档”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如果独立监测者的指导可用,应将两者联合使用。 CDC: the buddy system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世界卫生组织 (WHO) 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CDC) 制定了详细的个人防护设备使用指导:

疫苗

  • 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活疫苗(Ervebo®)

    • 亦称为 rVSV-ZEBOV 或 rVSV∆G-ZEBOV-GP 疫苗。

    • 一种含有疱疹性口炎病毒的减毒活疫苗已被改良为包含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蛋白的疫苗。

    •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欧洲药品管理局已批准该疫苗用于有风险成人的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感染预防。欧洲的批准是一种有条件的授权。

    • 该疫苗通过肌内注射给予,单次接种。常见不良反应包括注射部位反应、关节痛、肌痛、皮疹、头痛、发热和乏力。

    • 在疫区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导致暴发期间,在严谨的研究背景下,或者按照同情性使用方案且知情同意的情况下,方给予孕妇和哺乳期女性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活疫苗接种。[77]

    • 引入埃博拉病毒疫苗的塞拉利昂试验(STRIVE 试验)是一项 II 期和 III 期联合临床试验,旨在评估 rVSV-ZEBOV 安全性和有效性,在该试验中 7998 名接种了疫苗的受试者中,并未出现埃博拉病例报道。[78] 在几内亚进行了一项非盲、群集随机的包围接种试验,在该实验中,对于与疑似埃博拉病例接触的人群,通过肌内注射单剂量的 rVSV-ZEBOV 进行免疫接种。治疗组的患者立即接种疫苗,而对照组的疫苗接种延迟了 21 天。该研究发现 rVSV-ZEBOV 具有较高的保护效力。在立即治疗组,接种疫苗的患者在随机分组后 10 天或更多天均未出现埃博拉病毒感染;然而,对照组未接种疫苗的患者中出现了病例。[79]

  • Ad26.ZEBOV/MVA-BN-Filo 疫苗(Zabdeno®/Mvabea®)

    • 采用加强免疫策略增强免疫原性,并使用 2 种不同病毒载体,以不同剂量给药。对于该接种方案,Ad26.ZEBOV 组分是基于表达 EBOV 糖蛋白的腺病毒血清型 26 载体(Ad26)单价疫苗,旨在提供对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的主动特异性获得性免疫。该方案的 MVA-BN-Filo 成分是一种多价疫苗,基于表达EBOV、苏丹病毒、马尔堡病毒糖蛋白和塔伊森林型病毒核蛋白的改良安卡拉牛痘苗(Modified Vaccinia Ankara, MVA)载体,旨在提供对苏丹型埃博拉病毒、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塔伊森林型埃博拉病毒和马尔堡病毒的免疫力。[80]

    • 欧洲药品管理局已批准将该疫苗用于 ≥1 岁儿童和成人的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感染。该疫苗被批准用于特殊情况,并不适用于应对需要即时保护的疾病暴发环境。

    • 该疫苗为 2 剂异源化疫苗,接种时间相隔 8 天。常见不良反应包括注射部位反应、关节痛、肌痛、头痛、发热和乏力。

    • 妊娠期 Ad26.ZEBOV/MVA-BN-Filo 疫苗使用尚无数据;然而,当有明确的暴露风险时,不应停止接种疫苗。

    • 3 期试验要么已经完成但尚未发表,要么仍在进行之中。

  • ChAd3-ZEBOV 疫苗

    • 一种插入埃博拉病毒基因的实验性腺病毒载体(源自黑猩猩)。一项随机、安慰剂对照 Ⅱ 期临床试验显示,在接种 ChAd3-ZEBOV 或 rVSV-ZEBOV 活疫苗的受试者中,1 个月时有 71% 至 84% 出现了抗体应答,而在应用安慰剂的受试者中,仅 3% 出现了抗体应答。抗体应答在 12 个月时仍大范围存在。[81]

  • 其他疫苗正处于研发中。

二级预防

埃博拉病毒感染是一种法定报告传染病。

如果怀疑感染,应对患者进行隔离,并且与该患者接触的所有医疗保健工作人员都应穿戴个人防护设备。WHO 和 CDC 制定了详细的个人防护设备指南:

接触者追踪调查(例如家人、朋友、同事)是必不可少的。过去 21 天内受到埃博拉病毒暴露但无症状的人员在潜伏期内需要接受密切监测,以确保能够快速识别感染症状并立即采取隔离措施。WHO 已经制定关于接触者追踪的指导:

疑似感染的医疗保健工作人员应被隔离,并接受与任何其他患者相同的治疗,直到他们被确诊未感染埃博拉病毒。[140] 如果接触了疑似感染患者的体液,则应立即使用肥皂和水清洗受累皮肤表面,并使用大量的水冲洗黏膜。

安全的丧葬仪式至关重要,但并不总是能在文化上被民众所接受,这仍然是一项巨大的挑战。[71]

WHO: how to conduct safe and dignified burial of a patient who has died from suspected or confirmed Ebola virus disease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暴露后预防 (PEP):

  • 这是一个迅速变化的领域。[192] 有人提出一种对暴露风险采取分层处置方法的实用框架。

  • 推荐对于高危人群进行暴露后预防(例如,与感染者[活着或已死亡]或其体液、穿透性锐器伤有过接触且有皮肤或黏膜破损的人群、或与被污染的手套或衣物接触)。对于皮肤完整的患者来说,若与感染患者(活着或已死亡)或其体液有过接触,也可考虑进行暴露后预防。可考虑的治疗选择包括:根据特定的患者情况,使用单克隆抗体(例如,ZMapp、MIL77)进行被动免疫治疗、抗病毒药(例如,法匹拉韦、remdesivir、BCX4430)、或者疫苗(例如,rVSV-ZEBOV 疫苗)。[193]

  • 除了这些干预措施,对于暴露于危险病原的医务工作者还需心理支持。[194]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