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治疗

辅酶 Q10

辅酶 Q10 是一种天然存在的脂溶性维生素样醌类物质,作为抗生素治疗的辅助用药时,可能对 >60 岁的 CAP 患者有益。一项小型(n=141)随机对照试验结果显示,与抗生素治疗(根据最新指南开具处方)联用 14 天后,相对于安慰剂组患者,接受辅酶 Q10 治疗(200 mg/d)的 CAP 患者退热更快、住院时长更短且治疗失败率更低,差异具有显著性。[203] 两组的不良事件均很少且相似。根据规定的临床和放射学标准诊断 CAP。但尚不清楚此研究是否具有足够效力来检测组间任何有显著意义的差异,因此在获得进一步证据之前无法给出任何建议。 

Omadacycline

一种具有广谱活性的新型四环素类抗生素,旨在克服四环素类耐药性。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已批准该药用于治疗成人 CAP。现有口服和静脉用制剂可用,预计于 2019 年初上市。与四环素类中的其他抗生素一样,奥马环素 (omadacycline) 可能导致乳牙变色,且妊娠期间给药会抑制胎儿骨骼生长发育

头孢洛林 (Ceftaroline)

头孢洛林 (ceftaroline) 是与青霉素结合蛋白结合的第五代肠外广谱头孢菌素,可防止细菌细胞壁的合成。这种抗菌药物对革兰阳性病原体具有抗菌活性,这些病原体包括肺炎链球菌、化脓性链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包括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MRSA]、耐万古霉素金黄色葡萄球菌 [VRSA]、耐异质性万古霉素金黄色葡萄球菌 [hVISA]),以及许多常见的革兰阴性病原体,例如流感嗜血杆菌和卡他莫拉菌。相关评价和综述发现,在 CAP 患者的临床治愈率方面,头孢洛林优于头孢曲松。[204][205]

头孢吡普 (Ceftobiprole)

头孢吡普 (ceftobiprole) 是一种经肠道广谱头孢菌素,对引起 CAP 的大多数典型细菌性病原体(包括 MRSA)具有微生物学活性。一项 Ⅲ 期研究发现,治疗 CAP 时,头孢吡普并不劣于头孢曲松联用或不联用利奈唑胺。[206]

奈诺沙星

一种无氟的广谱喹诺酮类药物。相比氟喹诺酮类药物(例如左氧氟沙星),它对 MRSA、甲氧西林敏感表皮葡萄球菌 (MSSE)、耐甲氧西林表皮葡萄球菌 (MRSE)、肺炎球菌以及粪肠杆菌具有更高的抗菌活性。一项 II 期研究发现,在患有 CAP 的成人中,奈诺沙星具有较高的临床治愈率。[207]

索利霉素 (solithromycin)

一种氟酮内酯类抗生素,是对 CAP 患者中常见的革兰阳性和革兰阴性细菌具有抗菌活性的药物。一项已完成的 II 期研究表明,对于罹患细菌性 CAP 且肺炎严重程度指数分数为 II 至 IV 的成人患者,索利霉素 (solithromycin) 与左氧氟沙星具有类似疗效。[208] 还发现其不劣于莫西沙星。[209] 索利霉素 (Solithromycin) 目前正处于 III 期开发当中,用于治疗细菌性 CAP。

喹红霉素 (Cethromycin)

一种氟酮内酯类抗生素,据报道对革兰阳性和革兰阴性细菌以及非典型病原体(包括支原体和脲原体)具有较高的抗菌活性。它还对耐青霉素和耐大环内酯类革兰阳性病原体具有体外抗菌活性,这可能是由于对核糖体单位上的靶点具有较高的亲和性。[210]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