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治疗

新型抗生素

鉴于现有抗生素(例如氟喹诺酮类药物)的耐药性增加和安全问题方面存在顾虑,因此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新型治疗药物。本章节详细介绍了新型抗生素。目前的指南不推荐使用这些抗生素,因为这还有待进一步验证。因此,这些药物仍被当作新兴药物。尽管如此,其中一些较新的抗生素已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批准用于治疗 CAP,在专科医师指导下可考虑使用。

Lefamulin

一种新药 pleuromutilin 抗生素有口服和静脉用制剂可用。该药与 50S 亚单位肽酰转移酶中心的 A 位和 P 位相互作用,以此来抑制细菌蛋白质的合成。Lefamulin 具有独特的活性谱,可覆盖肺炎链球菌、流感嗜血杆菌、卡他莫拉菌、嗜肺军团菌、肺炎衣原体、肺炎支原体、金黄色葡萄球菌(包括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methicillin-resistant S aureus,MRSA])、乙型溶血性链球菌(包括化脓性链球菌和无乳链球菌)、粪肠球菌(包括耐万古霉素肠球菌)。该药与针对肺炎链球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其他类别抗生素不存在交叉耐药性问题。[135][136][137] Lefamulin 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已在两项 Ⅲ 期临床试验中进行了评估,这些研究显示,在主要疗效终点(早期临床反应,临床反应研究者评估)方面,其疗效并不劣于莫西沙星(联用或不联用利奈唑胺)。因此,认为这种药物是安全的,且耐受性良好。[138][139] 然而,该药有可能导致 QT 间期延长,因此不适合用于已知有 QT 间期延长、室性心律失常的患者或正在服用其他延长 QT 间期药物的患者。Lefamulin 已被美国 FDA 批准用于治疗成人 CAP;但是,目前尚不清楚该药物在治疗中的确切地位。

德拉沙星

一种新型氟喹诺酮类抗生素,已被 FDA 批准用于治疗指定易感细菌引起的成人 CAP。此项批准是基于一项 Ⅲ 期研究的结果,该研究发现它并不劣效于莫西沙星。[140]

Omadacycline

一种具有广谱疗效的新型四环素类抗生素(氨甲环素类抗生素),旨在克服四环素类耐药性。它有口服和静脉用制剂可用。与四环素类的其他抗生素一样,omadacycline 可能导致乳牙变色,且妊娠期间给药可能抑制胎儿骨骼生长发育。据发现,在治疗成人 CAP 方面,其疗效不劣于莫西沙星。[141] Omadacycline 已被美国 FDA 批准用于治疗成人 CAP;但在 2018 年 10 月,欧洲拒绝批准将其用于该适应证。

头孢吡普 (Ceftobiprole)

一种经胃肠外使用的广谱头孢菌素,对引起 CAP 的多数典型细菌性病原体(包括 MRSA)具有抗微生物效果。一项 Ⅲ 期研究发现,治疗 CAP 时,ceftobiprole 的疗效并不劣于头孢曲松(联用或不联用利奈唑胺)。[142]

奈诺沙星

一种无氟的广谱喹诺酮类药物。相比氟喹诺酮类药物(例如左氧氟沙星),它对 MRSA、甲氧西林敏感表皮葡萄球菌(methicillin-sensitive Staphylococcus epidermidis,MSSE)、耐甲氧西林表皮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 epidermidis,MRSE)、肺炎链球菌以及粪肠球菌具有更高的抗菌活性。一项系统评价发现,在 CAP 患者中,它与左氧氟沙星一样有效,且耐受性良好。[143] 奈诺沙星在中国台湾已获批用于治疗成人 CAP,但目前还未在美国、英国或欧洲获批。

索利霉素 (solithromycin)

一种氟酮内酯类抗生素,是对 CAP 患者中常见的革兰阳性和革兰阴性细菌具有抗菌活性的药物。一项已完成的 II 期研究表明,对于罹患细菌性 CAP 且肺炎严重程度指数分数为 II 至 IV 的成人患者,solithromycin 与左氧氟沙星具有相近的疗效。[144] 还发现其不劣于莫西沙星。[145] Solithromycin 目前正处于 III 期开发当中,用于治疗细菌性 CAP。

他汀类药物

有证据表明,他汀类药物具有免疫调节作用,因此可以降低发生 CAP 及其并发症的风险。数据显示,入院时服用他汀类药物的 CAP 患者的住院病死率下降。[146] 一项荟萃分析发现,他汀类药物可能降低与 CAP 相关的死亡率,还可能减少对机械通气或入住重症监护病房的需求。[147] 然而,尚不清楚使用他汀类药物能否降低发生肺炎的风险,仍需进一步研究。需要注意的是,他汀类药物会与大环内酯类药物(一种常用于治疗 CAP 的抗生素种类)相互作用。不应联用这些药物,因为大环内酯类药物通过 CYP3A4 途径抑制他汀类药物的代谢,从而增加发生肌病和横纹肌溶解的风险。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