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关键因素包括高龄、基础疾病为肾衰竭、恶性高血压、糖尿病和暴露于肾毒性药物。

少尿和无尿在肾损伤时较为常见,但不具有诊断意义。并不能提示特定的病因。

可能在 AKI 之前出现,可能提示肾前性氮质血症,或者是由尿毒症导致的较晚期表现。

直立时的症状提示存在肾前性氮质血症。

容量超负荷的症状可能由盐和容量调节受损和尿量减少导致。

容量超负荷的症状可由盐和容量调节受损和尿量减少导致。充血性心力衰竭会使肾前性氮质血症风险增加。

肺水肿(例如肺部听诊啰音)的证据提示由于水钠代谢紊乱导致了容量超负荷。

提示存在肾前性氮质血症,进一步发展将导致急性肾小管坏死。

提示存在肾前性氮质血症。

直立时的症状提示存在肾前性氮质血症。

提示血管内容量扩大。

可能由肾脏盐排泄受损造成。

怀疑横纹肌溶解和血红素相关 AKI。

怀疑横纹肌溶解和血红素相关 AKI。

怀疑横纹肌溶解和血红素相关 AKI。

肾后性肾衰竭更常发生在前列腺梗阻老年男性患者中,表现为尿急、尿频、排尿不畅。

可能提示肾结石引起的梗阻、肾乳头坏死、感染、肿瘤或肾小球肾炎。

如果存在,需要怀疑间质性肾炎、系统性疾病、感染性并发症或血管炎。

如果存在,需要怀疑间质性肾炎、系统性疾病、感染性并发症或血管炎。

如果存在,需要怀疑间质性肾炎、系统性疾病、感染性并发症或血管炎。

可能是由于基础疾病;但也见于随后出现尿毒症的 AKI 患者。

虽然更常见于慢性肾衰竭患者,但症状和体征也可能见于透析开始前的 AKI 患者(例如扑翼样震颤)。

其他诊断因素

可能在 AKI 之前出现,可能提示肾前性氮质血症,或者是由尿毒症导致的较晚期表现。

如果患者意识清醒且生理反应和生理驱动力正常,则提示肾前性氮质血症。

可能提示感染、肾结石造成的梗阻或肾乳头坏死。

膀胱出口梗阻可能表现为腹胀和腹痛。严重的腹内压可导致腹腔间隔室综合征。

肾血管杂音提示肾血管性疾病

典型系统性疾病的表现,可能提示肾脏疾病的表现。

典型系统性疾病的表现,可能提示肾脏疾病的表现。

典型系统性疾病的表现,可能提示肾脏疾病的表现。

危险因素

高龄与慢性肾脏病、潜在的肾血管疾病及其他易诱发 AKI 的共存疾病相关。

与 AKI 易感性增加有关,特别是造影剂相关 AKI。风险随着慢性肾脏病严重程度的增加而增加。[5]

恶性高血压可能会导致 AKI。[5]

报道显示,在糖尿病和慢性肾脏病患者暴露于造影剂的情况下,AKI 的发病率为 9%-38%。[46]

在骨髓瘤患者中,容量收缩时轻链在肾小管沉积与肾损伤相关,尤其在对比剂暴露合并容量收缩的情况下。高钙血症导致容易发生肾前性氮质血症。[5][47]

可能表现为 AKI(例如,系统性红斑狼疮、硬皮病、抗中性粒细胞胞质抗体相关性肾小球肾炎、抗肾小球基底膜病)。[5]

与慢性肾脏病相关,可能表现为 AKI。[5]

暴露于放射性造影剂易导致 AKI。[5] 然而,由于人群研究未能重现相应风险,因此其关联性仍有争议。[37][38][39]

可能在 AKI 之前出现或者可能导致 AKI。[5][48][49]

可能存在肾脏灌注障碍导致肾前性氮质血症、横纹肌溶解诱发血红素相关性肾损伤或者缺血导致急性肾小管坏死。

所致肾脏灌注不足引起肾前性氮质血症,而肾前性氮质血症是引起 AKI 或者缺血导致急性肾小管坏死的原因。

可能导致急性肾小管坏死、感染性肾小球肾炎、低血压所致肾前性氮质血症或药物(治疗中使用的药物)所致肾损伤。出现菌血症时的风险最高。

严重的第三间隙液体积聚导致血管内容量缺乏,引起肾前性肾衰竭。

通常发生于 AKI 前,药物过量的直接毒性、横纹肌溶解和血容量减少可导致 AKI。

可能因肾前性、肾性或肾后性原因而出现在 AKI 之前。胸心外科手术后的该风险极高,不过非体外循环方案可能会限制这种风险。[50]

如果有严重的持续性肾脏缺血,可能在肾前性氮质血症或急性肾小管坏死之前出现。

可能引起动脉粥样硬化性损伤或对比剂相关 AKI。

由出血、呕吐、腹泻或出汗导致;住院患者可能有补液不足。

如果存在严重梗阻,可能导致 AKI。

通过肾毒性、缺血导致 AKI。

如果存在横纹肌溶解症(例如,长期意识丧失后),怀疑血红素所致 AKI。

怀疑由横纹肌溶解症引起的血红素所致 AKI。

血管内溶血性输血反应、免疫复合物沉积可引起 AKI。

如果占位效应造成流出道梗阻,则可能会导致肾后性 AKI,骨髓增殖性疾病、化疗相关毒性(即肿瘤溶解)也可能会导致 AKI。恶性肿瘤可能导致免疫复合物肾小球肾炎。

有初步证据表明,AKI 可能存在遗传倾向,尤其与载脂蛋白E (apolipoprotein E, Apo-E) 基因相关。[44] 全基因组研究已发现其他保护性候选基因,但需要开展更多工作来验证这些研究结果。[45]

被发现是术后 AKI 风险的预测因素,但可能是一个风险指标而非风险介质。尚不清楚高风险患者术前停用药物是否有益。[51]

质子泵抑制剂可能会增加 AKI 的风险;然而,仍需要开展更多研究才能确认、阐明这种关联性。[52]

病例报告表明,草药和膳食补充剂可能会导致肾损伤。[53]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