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审阅: 25 八月 2022
最后更新: 15 二月 2022

简介

疾病
描述

阿片类物质是一种合成的或天然的物质,能够激动阿片受体,并产生阿片样效应。鸦片是从罂粟中提取的阿片类物质(例如吗啡)。它们曾被用于镇痛,但由于具有神经兴奋作用,可能被滥用。DSM-5 把阿片类物质使用障碍定义为一种问题性使用阿片,导致具有临床意义的功能损害和困扰,并且在 12 个月内符合 11 条诊断标准中的至少两条。[5] 常用的阿片类药物包括可待因、芬太尼、海洛因、吗啡、鸦片、羟考酮和氢可酮。

过量是指超过身体承受能力的大量使用,导致中枢神经系统(central nervous system, CNS)和呼吸抑制、瞳孔缩小和呼吸暂停。如果不迅速治疗,则可能致死。

可卡因是具有高度成瘾性的兴奋剂类违禁管制药物,用法通常为鼻嗅(烫吸)、注射或以游离碱形式(霹雳可卡因)烟吸。可卡因的使用通常并不频繁,且大多数使用者不符合可卡因使用障碍的标准。DSM-5 依据 12 个月内的症状数量,将可卡因使用障碍分为轻度、中度或重度。[5] 长期使用可引起心脏组织瘢痕形成、心肌肥大以及其他统称为心肌重构的变化。这些变化是致死性心律失常发生的基础。 可卡因可引起伴有精神异常的高肾上腺素能状态。高肾上腺素能状态的症状包括恶心、神经过敏、注意力不集中、焦虑、偏执和欣快。

是指过量使用可卡因数分钟或数小时内发生的不良事件。这些事件可合并或独立发生,包括体温过高、横纹肌溶解、心律紊乱、缺血、颅内出血、激越、精神错乱和癫痫发作。

一些患者可能会在治疗前突然死亡。

涉及娱乐性使用(除了用于经批准的医疗适应证外)一类非儿茶酚拟交感神经胺类药物,括苯丙胺、甲基苯丙胺和 3,4-亚甲基双氧基甲基苯丙胺(3,4-methylenedioxymethamfetamine,MDMA,也称为摇头丸)。滥用途径包括口服和静脉注射、鼻嗅(烫吸)和吸入(烟吸),导致急性或慢性中毒。具有急性或慢性苯丙胺类物质滥用记录的患者重复滥用的可能性更大。

苯丙胺中毒患者往往会出现激越、不理智、躁动和攻击行为,并可能表现出过度警觉、偏执以及精神病的体征。[6] 各类不同人群(初次使用、偶尔吸食、长期成瘾或者极度放纵者)表现毒品过量和中毒的情况并不一致。 也存在故意过量的情况。

大麻滥用

大麻是全球最常用的毒品,估计 2019 年的使用者达到 2 亿人。[1] 急性健康损害包括认知受损和精神运动能力下降。慢性健康损害可能包括持续认知损害(以及儿童和青少年的认知发展受损)、依赖性、精神分裂症和社交焦虑风险上升、双相障碍加重、呼吸系统症状恶化,以及与烟吸大麻相关的慢性支气管炎发生率增加。[7]

吸入剂滥用

故意吸入挥发性物质从而使吸食者精神状态发生变化。[8] 吸入的物质包括家用和工业产品中的挥发性溶剂,气溶胶抛射剂,家用、工业和医药化学物质的烟雾,以及亚硝酸盐和一氧化二氮。吸食后数分钟内就可发生缺氧和心力衰竭。长期不良反应包括听力损失、周围神经病变以及肝脏和肾脏损伤。

迷幻剂滥用

包括 LSD、佩奥特仙人掌、赛洛西宾(源自特定种类的蘑菇)以及PCP(苯环利定)。可能无法预测精神影响。致幻剂很少引起长期不良反应,但可能包括持续性精神病或致幻剂引起的持久性知觉障碍。[9]

过量可能是故意为之(例如,自伤行为)、娱乐性滥用或意外(例如,用药错误)。过量的关键特征是过度镇静。较高剂量可引起昏迷、呼吸抑制,未能适当治疗时,甚至可能致死,尤其是在同时摄入其他 CNS 抑制剂的情况下。

使用三环类抗抑郁剂的治疗指征很窄,因而即便是普通剂量的三环类抗抑郁剂亦可成为潜在的心血管和中枢神经系统毒素。 判断患者是否过量服用可疑药物的最好指证是患者具有抑郁症、自杀和过量服药的病史,并且伴有精神状态及生命体征的突然恶化。

使用睾酮衍生物来提高运动机能或增加瘦体重和肌肉大小。此类药物的滥用有别于其他药物,例如海洛因或可卡因,因为药物使用的欲望一般不是源于药物作用,而是源于意图改变体型或改善运动机能。使用剂量为治疗疾病所需剂量的 10-100 倍。

大量摄入对乙酰氨基酚或含对乙酰氨基酚的药物后,可能会发生过量,可为急性过量、交错过量(staggered overdose)或治疗性过量。未经治疗的对乙酰氨基酚中毒将在摄入后 1-4 日期间导致不同程度的肝损伤,包括暴发性肝功能衰竭。患者初次就诊时常常无症状或仅有轻度胃肠道症状。罕见情况下,大量对乙酰氨基酚过量最初可能表现为昏迷和严重代谢性酸中毒。

酒精使用障碍(尤其是慢性和严重性)与许多躯体和精神疾病后遗症相关。据估计,2016 年,有害的酒精使用导致全球约 300 万人死亡。[10] 意外损伤、消化系统疾病和酒精使用障碍是酒精相关疾病负担的主要影响因素。[10]

吸烟在可预防的死亡和疾病中为最常见的原因。[11] 所有医疗工作者和健康专家都应发挥激励和帮助患者戒烟的核心作用。[12]

儿童在探索他们的周围环境时可能会意外摄入有毒物质,或在应对压力、潜在心理问题或试图寻求刺激时,有意摄入有毒物质。 摄入的物质可能为药用物质;药物滥用(包括酒精);有毒植物、浆果或蘑菇;或化学物质。诊断应基于全面的临床评估和综合实验室检查,并在此基础上确定所摄入的全部物质。

撰稿人

作者

Editorial Team

BMJ Publishing Group

利益声明

This overview has been compiled using the information in existing sub-topics.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