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审阅: 26 十月 2020
最近更新: 01 十一月 2018

简介

疾病
描述

阿片类物质是一种合成的或天然的物质,能够激动阿片受体并产生阿片样效应。阿片制剂是从罂粟中提取的阿片类物质(例如吗啡)。它曾被用于止痛,但由于其具有神经兴奋作用而可能被滥用。阿片类物质使用障碍被定义为一种存在问题的阿片类物质使用模式,导致在 12 个月的时间内出现临床上的明显损害或痛苦,[2] 可能包括耐受和戒断症状,尽管知道持续使用阿片类物质是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常见被滥用的阿片类药物包括可待因、芬太尼、海洛因、吗啡、鸦片、羟考酮和氢可酮。

过量是指摄入的量超过人体可耐受范围,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和呼吸抑制、瞳孔缩小和呼吸暂停。如果不迅速治疗,可能致死。

可卡因是一种通常以吹入(鼻吸)、注射或以游离碱形式(碎裂)吸入等方式被滥用的药物。可卡因是一种 IA 类抗心律失常、局部麻醉和拟交感神经药物。偶尔使用可卡因可引起短暂的自主神经兴奋。长期使用可引起心脏组织瘢痕形成、心肌肥大,同时由于心肌钙含量升高,从而导致致命性心律失常和猝死的风险增加。可卡因可引起伴有精神异常的高肾上腺素能状态。高肾上腺素能状态的症状包括恶心、神经过敏、注意力不集中、焦虑、偏执和欣快。

是指过量使用可卡因数分钟或数小时内发生的不良事件。这些事件可合并或独立发生,包括体温过高、横纹肌溶解、心律紊乱、缺血、颅内出血、激越、精神错乱和癫痫发作。

患者可能来不及治疗即突然死亡。

涉及使用一类非儿茶酚拟交感胺类药物,包括苯丙胺、甲基苯丙胺、亚甲基二氧基甲基苯丙胺(methylenedioxymethamfetamine, MDMA;一种迷幻药)。经口服和静脉注射摄入,可以吹鼻(用鼻吸)和吸入(吸烟)等方式服用这些药物,均可导致急性或慢性中毒。短期或长期滥用苯丙胺后,这些患者极有可能再次滥用苯丙胺。

苯丙胺中毒的患者经常表现出易激惹、不理性和攻击行为,并且可能出现妄想症和精神病症状。[3][4]

大麻滥用

近年来,全球大麻使用量一直相对维持不变。[1] 其对健康的短期影响包括使服用者认知发育(儿童和青少年)受阻和精神运动行为表现异常。 对健康的慢性影响包括认知损害加重、依赖、精神分裂症进一步恶化,以及因吸食药物对气管和肺部造成损伤。

吸入剂滥用

故意吸入挥发性物质从而使吸食者精神状态发生变化。[5] 吸食的吸入剂包括来自家庭和工业制品的挥发性溶剂;气溶胶喷射剂;来自家庭、工业、医疗制品所产生的气体;以及亚硝酸盐。一旦吸食,几分钟内可能会出现缺氧和心力衰竭。长期不良反应包括听力受损、周围神经病以及肝脏和肾脏损伤。

包括迷幻药 (LSD)、仙人掌毒碱、裸头草碱(源自特定种类的蘑菇)以及苯环己哌啶 (PCP)。 对精神方面的影响可能无法预测。

自杀患者可能故意过量服用,与其他中枢神经系统抑制剂(例如酒精和阿片类物质)联合用药的患者及老年人(通常出现药物清除率下降和接受多药联合治疗)可能出现意外的药物过量;用药错误也会导致偶然的药物过量。主要特征是生命体征正常的过度镇静和顺行性遗忘。更大剂量可引起昏迷和呼吸抑制。对急性症状的管理包括保持气道通畅、维持呼吸以及进行血液动力学支持治疗,同时排除其他诊断。必要时可能需要辅助通气。过量用药引起的死亡并不常见。

使用三环类抗抑郁剂的治疗指征很窄,因而即便是普通剂量的三环类抗抑郁剂亦可成为潜在的心血管和中枢神经系统毒素。 判断患者是否过量服用可疑药物的最好指证是患者具有抑郁症、自杀和过量服药的病史,并且伴有精神状态及生命体征的突然恶化。

睾酮衍生物可用于提高运动成绩,或增加瘦体重指数及肌肉尺寸。 对男性的不良影响包括痤疮、油性皮肤、上躯干肌肉发育比例失调、性欲改变、睾丸萎缩、阴囊疼痛、阳痿、不育、暂时性发际线缩退、不可逆的男性乳房发育以及音调上升。 对女性的不良影响包括痤疮、油性皮肤、上躯躯干肌肉发育、月经失调以及性欲改变。 潜在的不可逆的男性化影响包括多毛症、男性型秃发、声音变粗和阴蒂肥大。

发生于以下情况:单次摄入大剂量药物、反复摄入超过推荐剂量或多倍剂量的药物。中毒可导致不同程度的肝脏损伤,包括暴发性肝功能衰竭和肝肾综合征。患者初次就诊时常常无症状或仅有轻度胃肠道症状。患者初次就诊时极少出现昏迷和严重的代谢性酸中毒。

酒精依赖是一种由遗传、社会心理和环境等多种因素引起的慢性复发性疾病。[6] 其特征表现为对酒精作用的耐受性增加,出现特征性的戒断体征和症状,以及对饮酒量和频率的控制力受损。[2] 持续性暴露可导致患者大脑受体和神经递质的适应性改变,从而导致患者出现成瘾、耐受和戒断反应等各种作用。酒精依赖,特别是慢性和严重酒精依赖,可能与多种医学和精神后遗症有关。

在美国,吸烟流行率从 2005 年的 20.9% 下降到 2016 年的 15.5%。[7] 吸烟与心脏病、多种癌症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相关。医师和其他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应在鼓励并协助吸烟患者戒烟中发挥主要作用。[8]

儿童在探索环境,或有意对压力或潜在心理问题做出反应时,或试图寻求刺激时,可能有意摄入有毒物质。摄入的物质可能为药用物质;药物滥用(包括酒精);有毒植物、浆果或蘑菇;或化学物质。诊断应基于全面的临床评估和综合实验室检查,并在此基础上确定所摄入的全部物质。

急性冠脉综合征是指由动脉粥样硬化性冠状动脉疾病引起的急性心肌缺血,包括 ST 段抬高型心肌梗死 (ST elevation myocardial infarction, STEMI)、非 ST 段抬高型心肌梗死 (non-STEMI) 和不稳定型心绞痛。在 18~45 岁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中,高达 25% 的发作是由可卡因导致。[9] 可卡因使用者出现非致命心肌梗死的终身风险是非使用者的 7 倍。在使用可卡因后的 1 小时以内,其心肌梗死风险为基线的 24 倍。这可能是由于可卡因对心率及动脉压力有直接影响,还会诱发冠状动脉痉挛和血栓。可卡因也对心肌产生直接毒性。[10]

性传播疾病包括一系列可通过性行为获得与传播的临床综合征,其可能由多种病原体引起,包括细菌、真菌、病毒和寄生虫。[11] 通过注射药物和在药物影响下参与高危性行为的吸毒者,其患性传播疾病的风险较高。

使用感染病毒的共用针头在不同人中注射药物,是 HIV 感染的危险因素。

肝硬化是任何慢性肝病的病理学/疾病终末期。最常由慢性丙型和乙型肝炎(可由静脉使用毒品引起)、酒精滥用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引起。肝硬化的主要并发症与肝功能不全和门静脉高血压的发生有关,包括腹水、静脉曲张性出血、黄疸、门体性脑病、肝肾和肝肺综合征,以及出现肝细胞癌。

抑郁患者可能通过滥用药物来“减轻疼痛”,或解决自我价值感低下的问题。此外,药物使用对人体的化学作用可能引起抑郁情绪。

毒品使用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十分常见。[12] 与精神病及精神病失代偿的高发病率有关。

镇静剂、麻醉剂、抗胆碱能药、多种药物的使用、酒精以及过量使用三环类抗抑郁剂、兴奋剂、阿片制剂、皮质类固醇、镇痛药、强心苷和抗帕金森药是导致谵妄发生的重要因素。[13][14]

多种处方药以及滥用药物均可能导致横纹肌溶解。[15][16][17]

可卡因和苯丙胺可能引起肌力过度状态。麻醉剂可能引起组织低灌注、长时间制动和肢体压迫。

使用拟交感神经类街头毒品(例如可卡因、迷幻药、苯丙胺、致幻剂)容易导致高血压急症。

其是使用注射毒品的并发症

长期的静脉毒品滥用会导致静脉瘢痕和/或塌陷以及皮肤改变,这种皮肤改变可作为海洛因上瘾的指证。 这些皮肤改变可能引起感染,例如蜂窝织炎,以及需要抗生素治疗,也与可能需要手术才能治愈的脓肿。

撰稿人

BMJ Publishing Group

利益声明

This overview has been compiled using the information in existing sub-topics.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