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断步骤

2 型糖尿病最常通过常规筛查被诊断。其他需要进行筛查的强危险因素包括:高龄;超重/肥胖;黑人、西班牙裔或美洲原住民血统;2 型糖尿病家族史;妊娠期糖尿病病史;存在糖尿病前期状况;体育活动过少;多囊卵巢综合征;高血压;血脂异常;或已知的心血管疾病。[2] 有症状的患者可能会出现:疲劳;多尿、多饮、多食或体重下降(通常高血糖更严重时出现 [例如>16.6 mmol/L (>300 mg/dL)];视觉模糊;感觉异常;非故意的体重下降;夜尿;皮肤感染(细菌或念珠菌);泌尿道感染;或黑棘皮症。 com.bmj.content.model.Caption@5c035ddc[Figure caption and citation for the preceding image starts]: 黑棘皮症累及腋窝Melvin Chiu, MD 收集;经许可使用 [Citation ends].

诊断

四项检测中有一项结果符合即可确诊为糖尿病:[2]

  • 空腹血糖 (FPG)>6.9mmol/L (>125 mg/dL)

  • 随机血浆葡萄糖≥11.1 mmol/L (≥200 mg/dL) 并伴有糖尿病症状,例如多尿、多饮、疲劳或体重减轻

  • 口服 75 g 葡萄糖耐量试验中,2 小时负荷后血糖≥11.1 mmol/L (≥200 mg/dL)

  • HbA1c≥48 mmol/mol (≥6.5%)。

所有这些都需要经过第二次检测才能确认,可以采用相同的或是不同的检测。这意味着,如果 HbA1c 和空腹血糖两项检测均达到糖尿病的诊断标准,则单个血液样本足以确诊糖尿病。[2] 一些因素可导致 HbA1c 结果具有可变性,这些因素包括红细胞转换率升高(例如,镰状细胞性贫血)、祖系相关因素,[43] 或实验室检查的差异性。

在诊断时,某些个体不能被明确地归类为患有 1 型或 2 型糖尿病。[2] 然而,在糖尿病的初步诊断中,确定是否需要立即开始胰岛素治疗十分重要。1 型糖尿病任何年龄均可出现,但通常见于年轻(年龄<35岁)、体型较瘦患者,往往起病迅速、症状严重。新诊断 1 型糖尿病患者中,约有三分之一表现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 (DKA)。[44] 但是,2 型糖尿病也可能发生 DKA,特别是有基础感染时。[45][46] 在诊断或整个病程中,如果患者表现有高血糖(多尿、多饮、虚弱)和容量减少(粘膜干燥、皮肤弹性差、心动过速、低血压,严重病例可出现休克)的症状,应检查尿酮。

C 肽与胰岛素分泌量相等,是测定糖尿病患者内源性胰岛素分泌的最佳指标。C 肽的常规检测对糖尿病诊断没有作用,但测定 C 肽可能有助于区分 1 型和 2 型糖尿病。[47] 最佳循证 C 肽检测是胰高血糖素刺激试验 (GST),但在明确 1 型或 2 型糖尿病患者中,非空腹“随机”血液 C 肽已被证明与空腹 C 肽和 GST 后样本相关。[48] 进展为绝对胰岛素缺乏是 1 型糖尿病的一个关键特征,从而导致较低的 (<0.2nmol/L) ,或无法测出的血清 C 肽水平。[2][47] GST 或非空腹“随机”血清 C 肽水平>1 nmol/L 表明 2 型糖尿病。[47] C 肽结果必须与疾病持续时间、共患疾病和家族史等临床背景结合,进行解释。[48]

疾病的评估和大血管、微血管并发症风险的评估

应对血压、吸烟状况、空腹血脂水平加以评估。还应评估基线尿白蛋白/肌酐比值、血清肌酐和估算的肾小球滤过率(eGFR),因为在诊断时可能存在慢性肾病体征。[2] 诊断时可考虑进行心脏、颈动脉和外周循环的临床评估,包括心电图 (ECG) 和血管检查(如踝臂指数)。[2][41] 足部检查,包括踝反射、脉冲、振动感觉,和单丝触觉,以及散瞳眼底检查,应作为评估的一部分。[2] 应定期监测 HbA1c、血脂、血压、尿白蛋白排泄率、肾功能并进行临床评估。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