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最近(在症状发作前 10 日内)有到有确诊或怀疑有 SARS 流行的国内外地区旅行的历史,[21] 与感染者长时间密切接触,[22] 或者在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coronavirus, CoV) 研究实验室工作。[24]

快速出现持续性的 38℃ (100.4℉) 以上的发热是一个早期症状和体征。 在老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病例可没有发热。[4][36]

在疾病的早期阶段(距离症状发作 2~7 日)常见这种症状。 通常表现为干咳。

主要发生在疾病的前驱期。 患者诉有肌肉疼痛。

主要发生在疾病的晚期(症状发作后 8~12 日)。 严重程度从轻度到重度不等。

其他诊断因素

常伴有发热。

主要出现在疾病的前驱期。

通常出现在疾病的前驱期。

20~25% 的患者会出现这种症状,通常出现在疾病的晚期(第2周),并伴有再次发热。 通常呈水样便,且没有血液或黏液。[11]

在呼吸窘迫的患者中,其呼吸频率 >20 次/min。

通常有发热和/或呼吸窘迫的患者会表现出这种症状。

在呼吸衰竭发展为成人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患者中,氧饱和度很低。

许多病毒性感染病例表现出的非特异性症状。 报告的发生频率高达 19.5%[1]

可能出现在疾病的早期。

可能有这种表现,但咳嗽通常为干咳。

如有这种症状,则在疾病的晚期出现。

如有这种症状,则在疾病的晚期出现。

主要出现在婴幼儿患者,这些患儿表现为较轻的疾病过程,同时有 50% 的病例伴有鼻溢(流涕)症状。[37]

许多病毒性感染病例表现出的非特异性症状。 报道出现的频率在 4.2% 至 43% 之间。[1]

这是许多病毒性感染的常见症状。 报道出现的频率高达 10.4%。[1]

报道出现的频率为 3.5%。[1]

有癫痫的报告,为严重的急性神经性综合征。 在患者的脑脊液中检测出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CoV) RNA。[38]

老年患者可能会表现出这种症状,这些患者通常表现为非典型的症状。[39]

不足三分之一的患者出现啰音。 临床表现不如预期的影像学表现严重。[3]

胸部听诊可闻及吸气性湿啰音。

胸部听诊可闻及支气管呼吸音。

危险因素

如果最近(在症状发作前 10 日内)曾有过到有记录或怀疑有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传播的国内外地区旅行,则增加感染的怀疑程度。[21]

与受感染者密切、长时间接触会增加传播风险。[22] 院内传播是疫情扩大的主要因素,感染者中医疗保健工作人员占相当高的比例。 医疗保健工作人员,尤其是暴露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患者呼吸道分泌物的医疗保健工作人员(例如,当插管、吸痰、操作氧气面罩或进行无创通气时),感染风险会增高。 此外,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患者密切接触的家庭成员(例如参与直接看护患者的家庭成员)具有较高的风险。[23]

已有报道从事 SARS-CoV 病毒研究工作的实验室中发生感染的情况。[24] 提供有关生物安全标准和保持持续警惕的指南,可最大限度减少此种传播风险。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