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后

CKD 大多呈进行性,其最终会导致终末期肾病(end-stage renal disease, ESRD)并需要肾脏替代治疗(即透析、移植)。尽管此病无法治愈,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进行控制和管理。CKD 是心血管疾病一个很强的危险因素,大部分 CKD 患者都会在进展为 ESRD 之前死亡。随着肾脏功能降低,患者将会出现贫血和甲状旁腺功能亢进等并发症,分别可能会加重心血管疾病和肾性骨营养不良。血糖控制与糖尿病肾病的发生以及进展至终末期肾脏疾病的速度直接相关。[11] 有证据表明,使用 SGLT2 抑制剂可预防 2 型糖尿病患者出现重大肾病结局(例如透析、移植或肾病引起的死亡)。[59] 使用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或血管紧张素 II 受体拮抗剂优化血压控制,以及蛋白尿减轻可能会减慢进展到终末期肾病 (ESRD) 的速度,并减少对肾脏替代治疗的最终需求。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