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预防

相对于心血管疾病的大规模随机试验,缺乏关于 CKD 预防的证据。大多数试验侧重于与 CKD 相关的可干预疾病和危险因素(即糖尿病和高血压)。临床证据支持推荐通过实现目标糖化血红蛋白 (HbA1c)<7%、血压目标<140/90 mmHg、戒烟以及 BMI<27 的理想体重来防止 CKD 发生。由于缺乏关于血清肌酐或尿白蛋白的普遍筛查指南,因此患者经常在 CKD 发病后才能得以诊断。[36]

二级预防

与疾病状态相关的潜在危险因素也应予以治疗,包括优化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并使用 ACE 抑制剂和血管紧张素 II 受体拮抗剂实现目标血压值,即血压 <140/90 mmHg。对于尿蛋白 >500 mg/24 h 的患者来说,可考虑适当降低其血压的目标值。[67][134][68][71] 尽管比起一般人群,在 CKD 人群中相关数据较为有限,但戒烟、减轻体重、限盐以及使用他汀类药物达到最佳血脂控制的方案仍适用。对于晚期(GFR 分类为 G4 或 G5)患者,建议中度限制蛋白摄入。这是一种控制尿毒症以推迟透析开始时间的管理策略。[109] 严重的蛋白摄入限制可能会引起营养不良并影响预后。阿司匹林在 CKD 患者当中可作为心血管保护剂而使患者受益,虽然相较于一般人群,CKD 人群使用阿司匹林会增加小出血的风险。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