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后

全面的患者评估包含对短期和长期预后的初始和定期评估。然而,生存的可能性仅能在人群中可靠地确定,而无法确定个体患者的生存可能性。大量因素已被用作预后指标,包含人口统计学资料(年龄、性别、种族)、临床症状(纽约心脏病协会 [New York Heart Association, NYHA] 心功能分级)、共病(高血压、糖尿病、恶病质、贫血和肝肾功能障碍)、以及客观的临床参数(例如,射血分数、左心室大小、容量、质量和形状、运动能力以及血清钠、去甲肾上腺素、肾素、脑利钠肽、尿酸、血管紧张素 II、醛固酮、肿瘤坏死因子-α 和内皮素水平)。对这些变量的多变量分析有助于确定最有意义的存活预测指标和建立有效的预测模型。[210][211][212][213][214][215][216][217] 然而,所有现存用于预测死亡或需要紧急移植术的模型都有特点,限制了它们的应用。研究发现糖化血红蛋白也是一个引起心血管死亡、住院和死亡的独立危险因素,即使是在非糖尿病患者上。[218]

最全面综合性的预后模型是西雅图心力衰竭模型 (Seattle Heart Failure Model)。 The Seattle Heart Failure Model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该模型已应用于一个交互项目,使用西雅图心力衰竭评分评估心力衰竭患者平均 1、2 和 5 年的存活率以及评估使用药物和/或设备的临床获益。[212]

尽管进行标准的药物治疗,终末期心力衰竭患者的生存期依旧较差。

尽管有包括心脏再同步化治疗在内的最佳内科治疗,NYHA 心功能分级为 4 级的患者中,仅有 65% 在为期平均 17 个月的随访中存活。[219]

分期为 D 期患者的 5 年生存率仅为 20%。[220]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