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治疗

钙增敏剂

左西孟旦是一种钙增敏剂,可增加心肌收缩力,且不会引起心肌耗氧量增加。在急性、失代偿性心力衰竭中的作用比慢性心力衰竭更为明显,可能会降低死亡率与住院时间。[176] 在 LIDO 研究中,与多巴酚丁胺相比,左西孟旦更有效地改善了具有重度低心输出量性心力衰竭患者的生存率和血流动力学表现。[177] 左西孟旦与多巴酚丁胺比较在改善中心血液动力学指标和改善左心室功能方面具有优势,可能部分与其抗炎和抗凋亡作用有关。[178]

n-3 多不饱和脂肪酸 (n3-PUFA)

GISSI-HF 研究显示,在他汀类药物治疗基础上补充 n-3 多不饱和脂肪酸小幅度降低心力衰竭患者死亡率和入院治疗率。[179]然而,2012 年的一项荟萃分析显示,对有心血管疾病史的患者,Omega-3 脂肪酸补充剂对整体心血管事件的二级预防作用证据不充分。[180] 除非有禁忌,否则 Omega-3 多不饱和脂肪酸 (PUFA) 补充剂作为纽约心脏病协会心功能 II-IV 级心力衰竭患者的辅助治疗以降低死亡率和减少心血管疾病住院治疗是合理的。

他汀类药物

仅用于治疗心力衰竭且无其他适应证时,他汀类药物作为辅助治疗并不获益。[2] 他汀类药物广泛用于不良心血管事件的预防中,包括新发心力衰竭。该药物最初用于降低心血管疾病患者的胆固醇水平,目前在炎症、氧化应激和血管机能方面的有益效果也为人所熟知。迄今为止,还没有足够的临床证据支持他汀类药物作为改善心力衰竭临床预后的主要药物。[2]

非特异性免疫调理疗法

炎症介质被认为在心力衰竭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作用。在非特异性免疫调理疗法治疗慢性心力衰竭的试验中,非特异性免疫调理疗法降低了住院治疗或死亡的风险,提示该疗法可能对心力衰竭患者有益。[181]

重组人类生长激素

初步研究显示重组人类生长素可能对左心室功能不全患者产生获益,不过它也可能会增加心律失常的风[182][183] 需要进一步研究以决定该疗法的安全性和疗效。

曲美他嗪

在荟萃分析中,曲美他嗪,能将能量产生从脂肪酸氧化转化为葡萄糖氧化,分析显示其对死亡率没有影响,但会提高左室射血分数(LVEF)和心功能分级。[184]

钠-葡萄糖协同转运蛋白 2(Sodium-glucose co-transporter 2, SGLT2)抑制剂

在有或无糖尿病的心力衰竭患者中,研究了 SGLT2 抑制剂。一项 3 期随机对照试验显示,在射血分数降低的心力衰竭患者中,无论患者是否有糖尿病,与安慰剂相比,达格列净都可降低心力衰竭恶化或心血管疾病所致死亡的风险。[185]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已批准将达格列净用于射血分数下降的心力衰竭成人患者,以降低心血管死亡和住院风险。在欧洲,达格列净和恩格列净已获批用于治疗有症状慢性射血分数下降心力衰竭成人患者。恩格列净已获得 FDA 快速通道审批资格,用于降低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的心血管死亡和心力衰竭住院风险。

vericiguat

对于因心力衰竭住院或需要在门诊静脉使用利尿药的患者,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批准将 vericiguat(一种口服可溶性鸟苷酸环化酶刺激剂)用于治疗慢性心力衰竭。在欧洲,vericiguat 已获批用于治疗近期发生需静脉治疗的失代偿事件后病情稳定的射血分数降低成人患者的有症状慢性心力衰竭。

新型植入型装置

心肌收缩调节器(cardiac contractility modulation, CCM)在绝对不应期向心室提供非兴奋性电刺激,以增强收缩表现,但不会引起额外的收缩期收缩。CCM 通过增强心肌收缩力的主要钙调节途径起作用。[186] Optimizer Smart 系统是一种植入式脉冲发生器,可提供 CCM 治疗,并已获得美国 FDA 批准用于不适合使用其他心力衰竭器械(如心脏再同步化治疗)的慢性、中重度心力衰竭患者,以恢复正常的心跳时间模式。Barostim Neo 系统是一种植入式装置,提供压力反射激活疗法(baroreflex activation therapy, BAT);已获得 FDA 批准用于不适合使用其他心力衰竭器械(如心脏再同步化治疗)的晚期心力衰竭患者,以改善症状。已有研究证明,在长期稳定使用基于指南的药物治疗期间纽约心脏病协会功能分级为 III 级、射血分数 <35% 的心力衰竭患者中,使用 BAT 可以改善功能状态、生活质量、运动能力和 N 末端脑利钠肽水平。[187]

干细胞疗法

在心肌缺血性和非心肌缺血性心力衰竭中进行的干细胞疗法试验显示出一些潜在获益。[188] 一项有关使用干细胞治疗慢性缺血性心脏病和充血性心力衰竭的系统性评价显示,在短期和长期随访中(≥12 个月),使用自体骨髓干细胞治疗降低了全因死亡率,但是证据质量较低。[189]

基因疗法

一个颇具吸引力的心力衰竭治疗策略是基因治疗。[190] 在一项针对 LVEF<40% 的心力衰竭患者 (n=56) 的小型随机研究中,冠状动脉内给予编码腺苷酸环化酶 6 的 5 型腺病毒 (Ad5.hAC6),在治疗 4 周时提高了 LVEF,未增加锻炼时间。[191] 在一项规模更大的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 (n=250) 中,冠状动脉内输注十万亿(1 乘 10 的 13 次方)个腺相关病毒 1 (AAV1)/肌浆内质网 Ca2-ATPase (SERCA2a) 的耐脱氧核糖核酸酶颗粒并未改善射血分数降低(射血分数≤35%)的心力衰竭患者的临床病程。[192]

手术策略

已经有许多关于替代性外科手术方法治疗终末期心力衰竭的报告。[193] 二尖瓣修复术或置换术已经显示可改善重度二尖瓣反流继发左心室扩张患者的临床状态。[194] 然而,无对照研究来评估该手术对心室功能、再住院治疗和生存率上的效果。一项单中心研究设计评估二尖瓣成形术对二尖瓣反流和左心室收缩功能障碍患者死亡率的影响,未显示明确的生存获益。[195] 动脉瘤切除术目前发展用于缺血性心脏病患者的治疗,但其在心力衰竭治疗上的作用仍需确定。[196] 对严重的血液动力学代偿的患者目前没有相应的手术重建技术提供“补救治疗”。

静脉补铁

在铁缺乏合并收缩性心力衰竭患者中,静脉使用羧基麦芽糖铁治疗与复发性心血管住院率和死亡率降低相关。[197]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