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发症 table
并发症时限可能性

胸膜腔积液

长期

胸腔积液是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的常见并发症。

慢性肾功能不全

长期

症状恶化的一个常见原因是心肾综合征,为降低充血性心力衰竭症状,结果使肾功能逐渐下降。这些患者因使用利尿剂和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出现受损反应,且使用地高辛治疗时不良反应的风险增加。[221][222][223] 持续性或进行性肾脏功能损害与不良预后相关。[224][225] 伴有终末期肾病的心力衰竭患者,其症状可能随着贫血和透析瘘管植入导致心脏负荷增加而加重。[226] 多数患者能没有困难的忍受轻到中度的肾功能受损。然而,如果血清肌酐升高至 265 μmol/L (>3 mg/dL) 以上,肾功能不全可能严重限制治疗效果并增加治疗的毒副作用。[221][227] 肾功能受损者可能无法使用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和血管紧张素 Ⅱ 受体拮抗剂治疗。对血清肌酐>442 μmol/L (>5 mg/dL) 的患者,可能需要血液滤过或透析来控制液体潴留,将尿毒症风险降至最低,使患者能够忍受心力衰竭常规治疗药物,并对治疗有反应。[228][229][230][231]

贫血

长期

心力衰竭患者出于各种原因频繁出现贫血,可加重心力衰竭症状。一些研究已表明患有心力衰竭和贫血的患者预后不良,校正其他危险因素后,血细胞比容每降低 1%,死亡风险升高 1.027 倍。[232][233] 目前不清楚贫血是否导致存活率降低的原因或更严重疾病的标志。几项小规模研究表明使用红细胞生成素和铁元素来治疗心力衰竭患者的轻度贫血对治疗心力衰竭有益,但随之而来的代价是血栓栓塞风险的增加。[234][235][236] 然而,一项更大型的研究显示阿法达贝泊汀 (darbepoietin alfa) 治疗无临床效果。[237]

充血性心力衰竭急性失代偿

不定

尽管采用优化治疗,许多诱发因素或者甚至新发事件都可能使之前较为稳定的患者出现急性失代偿,从而导致肺水肿(后向衰竭)或心源性休克(前向衰竭)。常见原因包括心肌梗死及其机械并发症(乳头肌断裂伴新发急性二尖瓣反流、室间隔缺损和室间隔破裂)、心律失常、肺栓塞、感染、贫血、心包填塞、心肌炎、急性肾衰竭或甚至是食盐摄入量增加、药物治疗不当或患者依从性差。

急性失代偿患者需紧急稳定血液动力学并识别诱因。药物治疗包括静脉给予利尿剂(呋塞米、托拉塞米、布美他尼)、静脉用正性肌力药物(多巴酚丁胺、米力农、依诺昔酮)、静脉用血管扩张药(硝普钠、硝酸甘油、奈西立肽)和静脉用血管升压类药物(多巴胺、血管加压素)。必要时也需采取非药物治疗,包括吸氧、球囊反搏、起搏、紧急心导管介入治疗或紧急心脏外科手术,或使用带有心室辅助装置的机械性循环支持。

急性肾衰竭

不定

肾灌注不良(低心输出量状态)或心力衰竭治疗药物(利尿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醛固酮拮抗剂、血管紧张素 II 受体拮抗剂)过度使用,可导致患者在临床病程的任何时间点都存在发生急性肾功能不全的高风险。此外,使用卡维地洛需密切监测肾功能,可能与其他药物共同作用导致急性肾损伤。如口服治疗不能维持充足的肾灌注,最后可能需要使用静脉强心药或紧急超滤和血液透析。

心源性猝死

不定

心源性猝死在心力衰竭患者中较为常见,大约占死亡原因的 30%~40%,可能是心室颤动和电机械分离共同作用的结果,可发生在疾病病程中的任何时间,即使是无症状患者。

从心脏骤停中存活下来的住院患者,有指征预防性植入埋藏式复律除颤器,并给予适当的抗心律失常药物治疗。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