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治疗

静脉用扎那米韦

欧洲药品管理局已批准将一种静脉用扎那米韦制剂用于≥6 月龄儿童和成人,治疗复杂且有潜在致命性的流行性感冒。该药的适用人群为,不适合其他流行性感冒治疗(包括吸入性扎那米韦制剂)和/或已知或怀疑所感染的流行性感冒病毒对其他药物治疗存在耐药性的患者。在美国,只能通过同情用药计划或参加临床试验来使用该静脉用制剂。

无针头注射技术

流感疫苗无针头喷射式注射可避免针头恐惧症这一问题以及针头刺伤的风险。[138]

联合抗病毒治疗

针对病毒生命周期的不同时期联合两种抗病毒药物,其作用比单药效果为佳,但是可供选择的抗病毒药物种类有限。[139] 小鼠研究表明,当奥司他韦与金刚烷胺[140] 或法匹拉韦联用。[141] 一项体外研究表明,金刚烷胺和奥司他韦联合治疗可减少耐药性甲型流感病毒的出现。[142]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针对奥司他韦-扎那米韦联合用药的一项研究表明,这种联合用药的效果比单独使用奥司他韦的效果要差一些。[143]

重组唾液酸酶融合蛋白DAS181

目前正在研发中,其作用靶点是宿主呼吸道细胞而不是流感病毒本身,流感病毒附着到气道上皮要通过唾液酸受体。[139] DAS181 是一种唾液酸酶融合蛋白,由粘性放线菌唾液酸酶催化域与细胞表面锚定序列融合而成。吸入性融合蛋白移除附着在呼吸道上皮的流感病毒受体。最新研究已表明其在体外对甲型和乙型流感均有效,[144] 以及对人副流感病毒的体外和体内有效性。[145]

重组蓝藻抗病毒蛋白N

蓝藻抗病毒蛋白-N 是一种在体外可与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的血凝素细胞表面蛋白相互作用的蛋白质。[135] 它通过阻断病毒进入起到抗病毒作用,[139] 但因免疫原性和细胞毒性等相关问题,阻碍了进一步的研发。但是,一项使用一种新型聚乙二醇化蓝藻抗病毒蛋白-N 衍生物的初步研究取得了积极成果。[146]

小干扰RNA

虽然目前研究仅限于小鼠,但研究表明,静脉注射给药时,小干扰 RNA 通过特异性作用于流感病毒基因的保守序列,从而减少了病毒复制。 最近,研究表明 RNA 干扰与 γ 干扰素的协同作用可抑制流感病毒感染。[147]

法匹拉韦

抑制病毒RNA聚合酶的吡嗪[139] 体外和体内的研究显示可以抑制病毒复制和抗金刚烷胺和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耐药的病毒活性。 法匹拉韦可阻止包括 H7N9 禽流感病毒在内的诸多流感病毒毒株的复制。[148] 此外,它在对抗许多沙粒病毒、布尼亚病毒、黄病毒、甲病毒、微小 RNA 病毒和诺如病毒方面也有效。

韦拉米啶

韦拉米啶是利巴韦林的前体药,作用靶位在细胞内参与病毒RNA的合成IMP脱氢酶。[139] 它对季节性和 H5N1 甲型流感病毒具有活性,[149] 可以通过静脉、口服或雾化给药。

DNA疫苗

已开发来自不同季节性流感病毒株血凝素上的三个质粒的三价DNA疫苗。 其可以抗流感病毒,并有良好的安全性。[150] 在 I 期临床试验中,添加佐剂的单价 H5 DNA 疫苗的耐受性好,且诱导的血凝抑制反应率与以灭活蛋白为基础的 H5 疫苗类似。[151] 该结果表明,添加佐剂的 DNA 疫苗及其快速生产可能对大流行控制有用。

VIS410

VIS410 是一种单克隆抗体,靶向作用于所有已知的甲型流感病毒株。它针对血细胞凝集素(一种用于细胞结合和进入的表面蛋白)上的特定抗原表位,旨在终止流感病毒复制周期。该药尚在研发中,以治疗甲型流感住院患者,目前正处于 II 期临床试验阶段。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