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颈椎病与年龄的增长(>40岁)相关,可能有家族史或外伤病史、肌筋膜劳损或颈椎手术史。

更有可能与颈椎病有关,尤其是随时间推移多次出现。如果颈部痛为急性且与事件相关,尤其是颈部痛较为严重时,应考虑颈部肌肉筋膜扭伤或外伤。感染或全身性肿瘤病史引起的颈部疼痛可能提示更为严重的疾病。

轴性颈椎痛可存在于任一轴位颈部肌肉,包括斜角肌(前斜角肌综合征)、斜方肌、肩胛间肌及自枕骨至腰部区域的椎旁肌肉,这些都是轴位肌肉痉挛可以扩散到的区域。

牵涉痛包括枕部痛、丛集样或者紧张性头痛。

主观表现,需关注颈椎病相关神经功能并发症与有相同主诉的其他神经系统疾病的鉴别。

肩部远侧疼痛应促使考虑神经根型颈椎病,放射性疼痛很少见于脊髓型颈椎病。

反射减弱是神经根型颈椎病的体征,而反射增强可能提示脊髓型颈椎病,有可能在上肢,但尤其表现在下肢。

可见于 C5 神经根型颈椎病,但不常见于脊髓型颈椎病,提示在许多病例中鉴别更广。

尤其是手内在肌(例如骨间肌、拇短展肌)肌力下降,提示脊髓型颈椎病。

即难以沿直线行走。能够反映脊髓型颈椎病,通过白质纤维束压迫下行至下方的脊髓导致。

其他诊断因素

是颈椎病的常见的继发性症状。

通常由退行性变引起,与任一关节的骨关节炎类似。

很常见,但通常对诊断无帮助,除非特定的神经根(神经根病)或者周围神经检查提示其他不同的诊断(如腕管综合征伴有正中神经痛觉减退)

危险因素

以人群为基础的 MRI 研究显示,接近 100% 的年龄>40 岁的成年人,至少有一个颈椎水平(通常是 C5/6)发生严重的退行性变。[1][3][4] 然而,仅有小部分患者表现为轴性颈椎痛,大多数患者通常无症状。[8]

可能会加速椎间盘以及关节的退行性变进程,尤其是在关节的某一部位形成骨折时(例如,面关节骨折)。

可能使邻近的关节发生退行性变加速,尤其是在颈椎融合后。[8] 但因为这些关节也会发生自发性退行性变,故这种情况很难得到验证。也有研究发现,无论有无手术史,退行性变发生率变化不大。然而,后颈部手术(例如椎板切术)尤其可能会增加颈椎病相关性轴性颈椎痛患者椎旁肌肉的痉挛症状。[21]

既往颈部软组织损伤可能导致颈部肌肉筋膜扭伤(包括挥鞭样损伤),这往往可导致与退行性变同样的轴性颈椎痛症状。

在某些特定人群中,更容易出现一些严重、加速的退行性变,包括弥漫性原发性骨质增生、强直性脊柱炎以及后纵韧带骨化。[8] 这些较为少见类型的严重退行性变,可能因关节和韧带周围钙化导致颈部活动明显减小。颈椎退行性变和脊髓型颈椎病都表现出遗传易感性倾向。[14][15]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