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发症 table
并发症时限可能性

急性血清转换

短期

50% 的 HIV 感染者会出现急性 HIV 感染,类似于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的病毒性疾病,其特点为:发热、不适、肌痛、咽炎、胃肠道紊乱、头痛、全身性淋巴结病和肝脾肿大。皮疹和阿弗他溃疡也可提示诊断。

也可以累及神经系统(例如脑膜脑炎、贝尔麻痹 [Bell's palsy] 或格林-巴利综合征 [Guillain-Barre syndrome])。

在出现免疫应答之前,由于病毒复制,病毒载量非常高。治疗以支持为主。发生急性血清转换时,应当尽快开始强效联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方案应与已确诊的慢性感染的治疗方案相同,以减轻症状,降低传播风险,保持免疫状态,以及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减小潜伏的 HIV 病毒量。

严重急性综合征

短期

症状持续超过 2 周、高病毒载量和免疫耗竭可能导致机会性感染(例如食道念珠菌病或耶氏肺孢子菌感染),总体预后更差。

有严重急性综合征的患者可能为病情快速进展者,需要仔细随访以监测其免疫功能下降。应当尽快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快速进展者

短期

少部分个体在 1 到 2 年内发展至艾滋病期。这与高水平的病毒复制以及 CD4 数量急剧下降有关,可能是由于宿主对 HIV 感染的初始反应受损所致。

鉴于目前针对所有感染 HIV 的患者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建议,发病率可能会下降。

艾滋病 (AIDS)

长期

AIDS 为 HIV 感染所导致结果,通常进展超过 10-15 年(中位时间 11 年)。[1][2]

可能表现为艾滋病定义性疾病,例如,食道念珠菌病、肺外结核病、隐球菌性脑膜炎或耶氏肺孢子菌肺炎。

应密切监测 CD4 计数和病毒载量,并根据具体机会性感染的发生时间,确定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时机。

HIV 相关的低睾酮血症

长期

高达 70% 的男性 HIV 感染者患有睾酮缺乏症,尽管 ART 治疗成功,该问题却仍然存在。随着 HIV 人群的老龄化,性腺功能减退症发病率预计也会增加。睾酮替代治疗 (Testosterone replacement therapy, TRT) 在 HIV 感染者中很常用,并且通常在未进行适当评估或监测的情况下进行。最近的研究表明,TRT 可能会增加心血管事件、血栓形成和死亡的风险,因此在当前 ART 治疗时代启动 TRT 治疗时需谨慎。[134]

长期控制者

长期

少部分个体无需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ntiretroviral therapy, ART)就可以控制 HIV 病毒载量。这类患者中有很多人在多年内病毒载量很低或在可检测水平以下,CD4 计数保持稳定。这部分归因于他们对 HIV 的强大免疫力。不过,即使是这些个体也可能受益于连贯而不间断的 ART。[111]

HIV 或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ART) 相关的心血管疾病

长期

HIV 感染者罹患心血管疾病的几率是其他人群的两倍。在过去 20 年里,全球负担增加了两倍,造成 260 万伤残调整生命年的负担。[113] 60 岁男性和女性患者的累积发病率分别为 20.5% 和 13.8%,而该比例在美国一般人口的男性和女性中分别为 12.8% 和 9.4%。[114]

HIV 感染也与外周动脉疾病风险增加有关;但是,在 CD4 计数持续 <200 cells/μl 的患者中,该风险似乎最高。[115]

可能与 HIV 本身和/或与 ART 相关。风险的升高据报道与蛋白酶抑制剂的累积使用有关。[116] 与仅感染 HIV 的患者相比,HIV 和丙型肝炎混合感染患者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117]

心肌病、心肌炎和充血性心力衰竭是未经治 HIV 感染病例常见的心血管并发症。在长期接受抑制性 ART 的患者中,由于 HIV 感染相关的慢性炎症,缺血性心脏病的风险也升高。某些 ART 药物会改变脂质代谢和加重高脂血症,从而加剧上述风险。

美国心脏协会发布了关于 HIV 感染者心血管疾病预防和管理的指导意见。[118]

HIV 相关性静脉栓塞事件

长期

HIV 感染者患静脉血栓事件的风险升高。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发现,粗略发病率为每1000人/年 2.33 次事件, 在年龄和性别标准化的情况下, 为每 1000 人/年 2.50 次事件。与静脉血栓事件较高风险相关的因素包括: CD4 计数<200 cells/μL;高病毒载量高;和机会性感染病史(或现况)。任何特定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与静脉血栓事件的风险之间没有关联。不建议常规进行一级预防。[119]

HIV 或 ART 相关的肾病

长期

急性及慢性肾病均可以出现,包括现有肾脏疾病(糖尿病性、高血压性)恶化,以及 HIV 相关疾病。HIV 相关的慢性肾衰竭 (GFR<60 mL/min) 的最常见原因是 HIV 相关肾病。最常见在 CD4 计数较低时发生;影响高龄患者以及非洲裔人。

肾脏疾病也可能与某些 ART 药物相关。可以使用替诺福韦艾拉酚胺或阿巴卡韦代替富马酸替诺福韦酯,来尽量减轻肾毒性。总体而言,HIV 感染者的终末期肾病发生率约比未感染者高 3 倍。[120]

HIV 或 ART 相关的骨骼疾病

长期

HIV 阳性患者中,骨质疏松症和骨量减少的风险升高,且维生素 D 水平常常较低。骨骼疾病可能与某些 ART 药物相关,例如富马酸替诺福韦酯。可以使用替诺福韦艾拉酚胺或阿巴卡韦代替富马酸替诺福韦酯,来尽量减轻这种毒性。总体而言,HIV 感染者的骨质疏松风险约比未感染者高 4 倍。[121]

HIV 相关的癌症

长期

在 ART 治疗时代,艾滋病定义性癌症(卡波西肉瘤 [Kaposi's sarcoma]、非霍奇金淋巴瘤和宫颈癌)有所减少,但是发病率仍然比一般人群高几倍。HIV 感染者在 ART 治疗时代罹患非艾滋病定义性癌症的负担有所增加。此类癌症包括肛门癌、霍奇金淋巴瘤、口咽癌、肺癌、皮肤癌和肝癌。对法国 HIV 患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因癌症导致的死亡率从 11% 增加至 22%。对该人群进行年龄相关性癌症筛查很重要。[122][123][124][125][126][127]

与病毒血症未得到控制的患者相比,长期通过 ART 抑制 HIV 的患者罹患癌症的风险较低;但是,与一般人群相比,HIV 长期抑制的患者罹患某些癌症的风险仍然较高,特别是与病毒混合感染有关的癌症。[128]

HIV 相关的肝病

长期

HIV 感染患者的终末期肝病 (end-stage liver disease, ESLD) 的发病率高,这主要是由于混合感染病毒性肝炎。在 ART 治疗时代,ESLD 发病率几乎没有变化,但预计会随抗丙型肝炎病毒药物的出现而有所改观。在该群体中,对混合感染病毒性肝炎的患者进行适当的肝癌筛查很重要。[129]

HIV 相关的神经认知功能障碍

长期

这种疾病表现为记忆和认知困难,在接受 ART 治疗的 HIV 感染者中患病率很高,可达 15% 至 20%。[130]

HIV 感染者的抑郁症发病率要显著高于一般人群。与安慰剂相比,抗抑郁治疗可改善症状;但是,HIV 感染者的证据质量较低。[131]

HIV 相关的糖尿病

长期

糖尿病在 HIV 感染者中的患病率为 2%-14%,具体取决于研究类型、糖尿病的确诊和危险因素。 关于 HIV 感染是否是糖尿病的独立危险因素,目前的证据相互矛盾。对该人群进行年龄相关性糖尿病筛查很重要。[132]

目前正在研究 HIV 感染者的糖尿病与 ART 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133]

HIV 相关的肺病

长期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 (COPD) 是在 HIV 患者中诊断出的最常见慢性肺病,在不同患者队列中其患病率约为 20%。HIV 感染是否是除吸烟或细菌性肺部感染之外导致肺病的独立危险因素,目前尚不明确。[135]

听力受损

长期

目前的证据表明,与非 HIV 感染者相比,HIV 感染者的听力障碍患病率较高;但是,尚不清楚病因。[136]

前艾滋病期免疫抑制

不定

可能出现世界卫生组织 (WHO) 2 期或 3 期表现,包括带状疱疹、口腔鹅口疮、体重减轻或肺结核。

应检查 CD4 计数和病毒载量。

鉴于目前针对所有感染 HIV 的患者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建议,发病率可能会下降。

HIV-相关机会性感染

不定

伴发和机会性感染在 HIV 感染患者中很常见。特定患者人群需要初级预防治疗。如果发生机会性感染,建议进行快速诊断,以便可以尽快实施治疗。

如果患者接受常规监测,在疾病早期伴发感染时,可以发现CD4 计数可能一过性降低。晚期 HIV 患者更容易恶化,应该尽快诊断和控制感染。

对某些机会性感染,尤其在免疫受损的患者中,需要考虑经验性治疗。如果怀疑有急性细菌感染,可能最常开具广谱抗生素。

在极晚期患者中,在开始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之后的前 3 到 6 个月内,监测患者的免疫重建炎症综合征 (IRIS) 极为重要,如果早期实施治疗,将会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IRIS 在患有极晚期疾病和有 OI 大量疾病负担的患者中更常见。[112]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