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因学

HIV是逆转录病毒,主要感染人 CD4+ T 细胞和巨噬细胞并在其中复制。HIV 可以通过血液、血液制品、性液、包含血液在内的其他体液以及母乳传播。大多数人是通过性接触、在出生前或出生过程中、母乳喂养期间或在共用污染的针头和注射器(静脉注射吸毒者)时感染 HIV。性行为是最常见(尽管效率低)的传播方式。对于异性传播,每次性行为的传播概率估计约为 0.1%,但这方面的差异很大,并发溃疡性 STI、宿主 HIV 高病毒载量和缺乏抗逆转录病毒治疗,都会导致传播率增加。[19]

病理生理学

病毒通过其包膜糖蛋白结合在 CD4 受体和共受体(CCR5 或 CXCR4)上,从而进入细胞。此病毒可编码逆转录酶,从而允许 DNA 以病毒的 RNA 为模板进行复制,所以被称为逆转录病毒。逆转录酶本来就容易出错,因此 HIV 突变率很高,这使得在接受治疗的患者迅速出现病毒耐药性。[20]

此病毒一旦整合到细胞 DNA 中,就驻留在受感染细胞的细胞核中,可以在很长的时间段内保持非活动状态。另一方面,它也可以进行活跃转录(尤其在发生免疫活动的地方)且可以利用人类宿主细胞机制来自我复制。病毒 RNA 随后进行单个或多个剪切,并进一步合成各种结构蛋白、调节蛋白和辅助蛋白。病毒蛋白酶可进一步处理蛋白质,在病毒进入宿主细胞膜时形成成熟的病毒颗粒。

在感染后数周内,血液中存在很高水平的病毒复制,每微升血浆中会有超过 1000 万个病毒颗粒。同时伴有 CD4 T 细胞减少。然而,随后出现针对 HIV 的免疫反应,抑制了病毒复制,导致病毒载量降低而 CD4 T 细胞数量恢复到接近正常水平。通常认为这种免疫控制依赖于杀伤性 T 细胞和中和抗体。根据这种免疫控制的有效性不同,病毒载量维持在不同的调定点,这一值与感染者自然病程的预后密切相关。[21]

研究提示宿主对 HIV 感染的初始反应非常关键,是由基因决定的。少数患者表现为异常缓慢的免疫损害或者没有免疫损害。目前正在认真研究这些长期控制者,希望借此开发出针对 HIV 的免疫疗法。

分类

HIV 亚型[3][4][5]

HIV 属于逆转录病毒科慢病毒属,划分为 2 个类型:

  • HIV 1 型 (HIV 1) 是全球流行的病毒型别。HIV 1 型主要分为 3 个组:M 亚型组(M 代表 “Major”[即主要亚型组],包括 A、B、C 、D 和 N 亚型)、N 组(N 代表“Non-M”和“Non-O”[即非 M 和非 O 组])和 O 组(O 代表“Outlier”[即离群者])。B 亚型是欧洲和美国常见病毒亚型。非洲主要亚型为 A、C 和 D,亚洲主要亚型为 B 和 AE(流行性重组型),南美洲主要亚型则为 B[3] 在全球范围内, C 亚型占2010年至2015年期间所有 HIV 感染的46.6%. 其次是 B 亚型(12.1%)、A 亚型(10.3%)、CRF02_AG 亚型 (7.7%)、CRF01_AE 亚型(5.3%)、G 亚型(4.6%)、D 亚型(2.7%)和F、H、J 和K 亚型(共 0.9%)。[6] L 亚型于 2019 年从 2001 年刚果民主共和国采集样本中发现。[7]

  • HIV 2 型 (HIV 2) 致病性略低,局限于西非的大部分地区。[3][8]

早期 HIV 感染是指 HIV 获得后前 6 个月,与 HIV 抗体应答形成和高水平血浆病毒血症相关。[9]

AIDS 为 HIV 感染所导致结果,通常进展超过 10-15 年(中位时间 11 年)。[1][2] 它是一系列感染、疾病或恶性肿瘤构成的综合征(基于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标准),因 HIV 感染一段时间后导致免疫力逐渐耗竭而发生。[4]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