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

检查
结果
检查

新出现的双侧阴影不能通过积液、肺叶/肺不张或结节来解释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临床诊断标准的一部分。[1] 因此,胸部 X 线检查的敏感性为 100%。

特异性差是因为其他疾病也可导致双肺浸润影,包括心源性肺水肿和弥漫性肺泡出血。com.bmj.content.model.Caption@311bf6be[Figure caption and citation for the preceding image starts]: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胸部 X 线检查示双肺浸润来自 Lorraine Ware 博士的个人资料;经许可后使用 [Citation ends].

结果

双侧浸润

检查
结果
检查

当呼气末正压 (PEEP) 或持续气道正压 (CPAP)≥5 cm H₂O 时,PaO₂/FiO₂(动脉血氧分压与吸氧浓度)比值≤300,这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诊断标准的一部分。[1]

此项检查的敏感性为 100%,但特异性差,因为许多其他疾病可以导致低氧血症。

结果

氧分压低

检查
结果
检查

建议进行痰培养,以检查任何可能的潜在感染(因为脓毒症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最常见病因)。

结果

如果存在潜在感染,则呈阳性

检查
结果
检查

建议进行血培养,以检查任何可能的潜在感染(因为脓毒症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最常见病因)。

结果

如果存在潜在感染,则呈阳性

检查
结果
检查

建议进行尿培养,以检查任何可能的潜在感染(因为脓毒症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最常见病因)。

结果

如果存在潜在感染,则呈阳性

检查
结果
检查

检测血清淀粉酶和脂肪酶并结合临床评估可用于帮助确定患者是否存在急性胰腺炎,急性胰腺炎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一种常见病因。[48]两项检测都具有相似的敏感性和特异性,但脂肪酶水平持续升高的时间更长(症状发作后长达 14 天,而淀粉酶持续时间为 5 天)。[46] 其延长的升高时间使其诊断时间窗大于淀粉酶。

结果

在急性胰腺炎病例中,淀粉酶和/或脂肪酶是正常范围上限值的 3 倍

需考虑的检查

检查
结果
检查

BNP水平<100ng/L(<100pg/mL)不支持心力衰竭诊断,而支持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诊断。

BNP水平>500ng/L(>500pg/mL)支持心力衰竭诊断,而不支持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诊断。

BNP水平100~500ng/L(100~500pg/mL)诊断不确定。

在有急性或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患者中,可能很难解读脑利钠肽水平。然而,在估算肾小球滤过率<60 mL/分且无心力衰竭的患者中,脑利钠肽水平应该<200 ng/L(<200 pg/mL)。

结果

BNP<100ng/L(<100pg/mL)

检查
结果
检查

左心室收缩或舒张功能异常提示心源性肺水肿而不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有些患者可能同时患有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和心脏功能障碍。

结果

通常正常

检查
结果
检查

PAOP≤18mmHg提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肺动脉导管插入术不应常规用来处置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患者。

如果检测 BNP 水平和检查超声心动图仍然不能确定诊断,可以用来确定是否为心源性肺水肿。

一些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会伴有左心室舒张末压升高,因此,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定义不再包含 PAOP 测量。[1]

在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联网FACTT试验中,大约有20%的患者在初始PAOP>18mmHg,虽然升高>24mmHg不常见。[41]

结果

肺动脉闭塞压(PAOP)≤18mmHg。

检查
结果
检查

建议在某些疑似肺炎和没有明确诱因的患者中进行检查,以排除非传染性肺实质疾病。

避免在疑似 COVID-19 相关性 ARDS 患者中进行。[43]

结果

传染性病原体的识别;备选性诊断的特征表现。

检查
结果
检查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诊断或管理无需常规行胸部 CT 扫描,计算机体层成像扫描提供的信息比普通的胸部 X 线检查更多,可帮助在某些病例中诊断肺炎或其他潜在的肺疾病。

结果

可能有助于鉴别肺部病因导致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如肺炎。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