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主要危险因素包括败血症、误吸、严重创伤、肺炎、胰腺炎、烧伤和烟雾误吸、输血、肺移植和酗酒史。

吸氧后仍低。

在危重病中使呼吸衰竭逐步恶化。

其他诊断因素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病情危重,常合并多系统器官衰竭。

呼吸困难是最见的主诉症状。

呼吸频率>20次/min

肺部听诊捻发音很常见,通常是弥漫性的。[26]

计算方法:潮气量/(平台压-呼气末正压)

经常出现这些症状,尤其是当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基础病因是肺炎时。

存在咳嗽和咳泡沫样痰或明显肺水肿时可能呈血性。

危险因素

脓毒症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最常见基本病因,通常是肺源性的。[4] 脓毒症患者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发病率在 6%-7% 之间,[16][17] 但脓毒性休克患者的发病率显著更高。[7] 系统性炎症和凝血激活被认为导致肺泡-毛细血管膜间接损伤。

胃内容物误吸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常见原因。 大约1/3的住院患者因明显的误吸发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18][19] 误吸被认为导致直接损伤肺泡上皮和肺泡-毛细血管膜。

各种原因的肺炎(细菌性、病毒性、真菌性和寄生虫性)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常见原因。[20] 其机制是病原体的直接损伤和对病原体的炎症反应。

约7%~10%的严重创伤患者发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21] 可能的机制包括早期出血休克的间接损伤或随后出现的多器官功能衰竭。 与长骨骨折、误吸和大量输注血液制品一样,肺挫伤也可增加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风险。

大量输血制品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发生有关。

输血相关急性肺损伤 (Transfusion-related acute lung injury, TRALI) 还可以发生在只输 1U 含血浆的血液制品。输血相关急性肺损伤因受体中性粒细胞激活所致,激活的机理可能是供体抗体识别了受体中性粒细胞表位抗原或储存的红细胞释放的生物活性脂质。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也被称为原发性移植物功能障碍,发生在10%~25%的肺移植后患者。[22] 机制被认为是由于缺血再灌注损伤。

肺移植后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原发性移植物功能障碍)的危险因素包括供者吸烟、再灌注时同种异体移植物中的 FiO₂ 较高、采用体外循环、受者体重指数,以及捐献者或受者有肺动脉高压。

虽然没有深入研究,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可能发生在10%~20%的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23] 在一项研究中,利用奥曲肽治疗急性胰腺炎可以降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发病率。[24]

酒精滥用与成人 ARDS 的发病率增加有关。[7][8]

机制被认为是由于内源性抗氧化剂的损耗。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常见于烧伤和烟雾吸入后,在一项研究中40%机械通气的烧伤患者发生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25]

严重溺水(3-6 级)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常见。[26][27] 这些患者通常比其他病因所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的恢复速度要快得多。[28]

据报道,2019 年夏天在美国暴发了与电子烟或电子烟产品相关的肺损伤(e-cigarette and vaping product-associated lung injury, EVALI),患者多为曾使用电子烟的青年人,出现的临床综合征与 ARDS 相同。[29]

很多病例似乎都出现在抽吸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THC)产品且其中含有维生素 E 醋酸酯的患者中。[30]

许多常见的药物过量(例如水杨酸、三环类抗抑郁药、阿片类药物、可卡因和吩噻嗪)会导致 ARDS,尽管意识丧失引起胃内容物误吸也可能导致这种情况。[31]

在下列情况下,吸烟与 ARDS 的风险增加有关:重度创伤、[32] 非肺源性脓毒症[33] 输血和肺移植之后。[34]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