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

病史

一名 20 岁男子被送到急诊科就诊,主诉为腹痛、恶心、呕吐伴多尿、烦渴多饮、自前一天起嗜睡。2 年前,患者被诊断为 1 型糖尿病。自述 2 天前胰岛素已用完。入院时的生命体征:血压 106/67 mmHg,心率 123 次/分、呼吸频率 32 次/分,体温 37.1℃ (98.8°F)。精神状态检查:昏睡状态。体格检查显示 Kussmaul 呼吸(由酮症酸中毒所致的深快呼吸)、呼气有丙酮味、全腹轻度压痛,无肌紧张和反跳痛。初步实验室数据如下:血糖 25.0 mmol/L(450 mg/dL),动脉血 pH 值 7.24,pCO2 25 mmHg,碳酸氢盐 12 mmol/L(12 mEq/L),白细胞计数 18.5 × 10⁹/L(18,500/μL),钠 128 mmol/L(128 mEq/L),钾 5.2 mmol/L(5.2 mEq/L),氯 97 mmol/L(97 mEq/L),血清尿素 11.4 mmol/L(32 mg/dL),肌酐 150.3 μmol/L(1.7 mg/dL),血清酮体强阳性。 

其他表现

现在认为新发 2 型糖尿病可以表现为 DKA。这些患者体型肥胖,有未经诊断的血糖升高,胰岛素分泌受损和胰岛素抵抗。然而,急性高血糖经过胰岛素治疗后,β-胰岛细胞功能得到改善,因此这些患者能够停止胰岛素治疗,改为口服降糖药治疗或仅靠饮食控制;经过最初的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治疗,40% 的患者 10 年后仍不需要胰岛素治疗。这些患者没有 1 型糖尿病所具有的典型的自身免疫实验室检查结果。[3] 这种类型的糖尿病被称为“1 又 1/2 型”或“1.5 型”糖尿病、“Flatbush”糖尿病或“酮症倾向”糖尿病。相反地,一名 1 型糖尿病合并酮症酸中毒患者被报道出现类似于高渗性高血糖状态 (HHS) 的极端高渗状态。[4][5][6][7]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