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象/症状
检查
征象/症状

症状发作前 14 天内,居住于/旅行至有当地传播疫情的国家/地区或领地,或与 COVID-19 确诊或可能病例产生密切接触。 

体征和症状较为相似,因此在临床上可能难以鉴别。

形势正在迅速进展;请参阅 COVID-19 主题获取更多详细信息。

检查

实时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 (Real-time Reverse Transcription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RT-PCR):SARS-CoV-2 RNA 呈阳性。

胸部影像学检查无法鉴别 COVID-19 与其他原因肺炎。

征象/症状
检查
征象/症状

无鉴别体征/症状。

检查

应参考当地的指导意见以及社区的病原微生物构成进行诊断性检查。

从痰液和血液培养物中分离出肺炎链球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病原体,以及通过对典型治疗的反应。

胸片显示与典型肺炎相符的实变。

亚洲谱系甲型(H7N9)病毒特异性检测阳性,不能排除同时感染或细菌性重叠感染的可能性。在大多数亚洲谱系甲型(H7N9) 病例中未检测到细菌性同时感染;当发生细菌性同时感染时,大多数感染的菌种为与医院相关性感染和呼吸机相关性肺炎有关联的细菌。已有关于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methicillin-resistant S aureus, MRSA)同时感染的报道。社区获得性肺炎相关性细菌的同时感染在季节性流感患者中更为常见。

征象/症状
检查
征象/症状

无鉴别体征/症状。

检查

非典型病原菌(包括非典型肺炎病原体,例如肺炎支原体、嗜肺军团菌和肺炎衣原体)所引起的感染可通过痰培养、血培养或其他特异性检测进行确认。

非典型性肺炎的诊断不能排除亚洲谱系 A 型(H7N9) 病毒感染,但非典型性肺炎病原菌与亚洲谱系 A 型(H7N9) 病毒的混合感染尚未见报道。

征象/症状
检查
征象/症状

无鉴别体征/症状。

由地区性病原体引起特有的呼吸道感染应予以考虑(例如地方性真菌感染,东南亚部分地区的类鼻疽)。

检查

确认感染是由非典型肺炎病原体引起的诊断性检查结果不能排除亚洲谱系甲型(H7N9)病毒感染,但亚洲谱系甲型(H7N9)病毒感染和地方性呼吸道感染的混合感染尚未见报道。

征象/症状
检查
征象/症状

是幼儿、老年人和患有基础慢性疾病(例如心肺疾病、免疫抑制)的人群发生严重并发症的更常见病因。在以往健康的人群中更多地表现为自限性病程,且症状较轻微。

无鉴别性症状/体征,但以往健康的儿童、青年、孕妇和病态肥胖者都可出现严重下呼吸道疾病。

季节性流感和亚洲谱系 A 型(H7N9) 病毒感染患者可以迅速出现发热、咳嗽和肺炎症状。

检查

确认感染是由其他呼吸系统病毒所引起的诊断性试验结果不能排除亚洲谱系 A 型(H7N9) 病毒感染。已经报道了亚洲谱系 A 型(H7N9) 和季节性 A 型(H3N2) 和季节性 A 型(H1N1)pdm09 病毒的混合感染。[14][134][135] 在中国的一家医院,两名患者出现了甲型禽流感(H7N9) 和 甲型(H1N1)pdm09 病毒的混合感染,引发了院内病例群。[14] 尚不清楚这种流感病毒混合感染对临床结果的影响。由于存在病毒重排的可能性,所以推荐将检测其他甲型流感病毒亚型作为流感监测计划的一部分。快速流感诊断性检测(抗原检测)对识别流感病毒缺乏敏感性,并且无法鉴别亚洲谱系甲型(H7N9)病毒与其他甲型流感病毒,进而不应将其用于诊断亚洲谱系甲型(H7N9)病毒感染。市售的流感分子检测法对识别呼吸道样本中的甲型流感病毒具有很高的敏感性,但不能特异性地识别甲型(H7N9)病毒或者鉴别甲型(H7N9)病毒与甲型季节性流感病毒。

征象/症状
检查
征象/症状

是1 岁以下儿童下呼吸道感染最常见病因。

老年人和免疫功能抑制患者发生下呼吸道感染的重要病因,且通常无法识别。

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症状在起病后 3 至 5 天达到高峰,并在 7 至 10 天内缓解。

检查

用抗原捕获术进行快速检测是诊断的主要方法,因为病毒培养鉴定需 4 天到 2 周的时间。[136] 分子检测方法(聚合酶链反应)越来越多地用于检测 RSV。

确认感染是由其他呼吸系统病毒所引起的诊断性试验结果不能排除亚洲谱系 A 型(H7N9) 病毒感染,但亚洲谱系 A 型(H7N9) 病毒与其他呼吸道病毒的混合感染尚未见报道。然而,已经在感染甲型(H1N1)pdm09 和季节性流感病毒的患者中发现了与其他呼吸系统病毒的混合感染。

征象/症状
检查
征象/症状

无鉴别体征/症状。

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感染的常见症状是急性、严重的呼吸道病症,伴有发热、咳嗽、呼吸短促和呼吸困难。大多数患者曾患肺炎、呼吸衰竭和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许多患者也有胃肠症状(包括腹泻),而部分患者有肾衰竭。迄今为止,约有 1/3 以上的 MERS-CoV 确诊患者死亡。 

检查

针对 MERS-CoV 的实验室检查(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并不普遍,但是可以在一些国际公共卫生实验室实施,特别是在受 MERS-CoV 感染影响的地区。

2012 年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期间,27 个国家或地区(沙特阿拉伯王国、约旦、巴林、埃及、伊朗、科威特、黎巴嫩、阿曼、卡塔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也门、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奥地利、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荷兰、土耳其、英国、中国、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美国)报告了 2449 例经实验室确认的人类 MERS-CoV 感染病例;超过 1/3的患者死亡。大多数感染是发生在中东,而 84% 的病例由沙特阿拉伯王国报告。二级传播病例很常见,中东以外的国家或地区也有报告,其中包括韩国报告的在一例输入型病例后出现的 185 例病例。 

已普遍认识到存在院内传播。大多数受感染的医务工作者(约占所有病例的 18%)有轻度或无症状感染,但据报道已出现一些致死性结局。怀疑骆驼是动物到人的主要传染源,但调查仍在进行中。出现人传人时,这种状况并未持续。[137][138][139][140]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