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历

病历 #1

一名既往健康的 68 岁中国男性出现急性发热(体温>38.8°C [>102°F])和疲乏,症状持续两日。在出现症状的前一周,为了给家人做饭,他曾到当地的活禽市场购买新鲜的鸡肉。他的家人都没有出现类似的症状。在接下来的两日内,他持续发热,并且新发咳痰。患者变得越发呼吸短促,所以他的女儿带其去到当地医院就诊。胸部 X 线片显示肺部斑片状多叶浸润。全血细胞计数显示白细胞计数正常,但淋巴细胞减少,并且血小板计数低于正常范围。发现 C 反应蛋白、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和天冬氨酸氨基转移酶均升高。对住院时采集的鼻咽拭子进行针对一系列流感病毒和其他呼吸道病毒的检测。经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everse transcription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RT-PCR)检测,证实为甲型流感(H7N9)病毒感染。

病历 #2

一名 45 岁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的华裔澳大利亚女性,从华中地区返回澳大利亚后第 5 日,出现了进行性发热、头痛、无痰咳嗽和轻度劳力时呼吸急促。她曾和住在小城市的亲戚一起庆祝中国新年,但未去过任何活禽市场。她的丈夫未和她同行,仅出现鼻卡他症状。到达急诊科后,她出现了呼吸急促、心动过速和低血压,在室内空气环境下的血氧饱和度为 90%。她在接受评估时出现咳嗽,而后发生呕吐。听诊发现左肺底部呼吸音减弱。胸片显示双侧肺野下部的斑片状浸润和右下肺叶一个致密实变灶。实验室检查发现白细胞增多、淋巴细胞减少、贫血、血小板增多、低氧血症。C 反应蛋白、乳酸脱氢酶和降钙素原均升高,但肌酸激酶水平正常。入院 8 小时后,患者病情迅速恶化,需行插管和机械通气。对患者进行胸部计算机体层成像扫描,发现双肺毛玻璃样变、左下叶致密实变、少量胸腔积液。每日通过 RT-PCR 检测临床样本(包括鼻、咽拭子和气管内抽吸物)中是否有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病毒。虽然第 1 日样本检测显示呼吸道病毒呈阴性,但第 2 日气管内抽吸物检测显示甲型(H7N9)流感病毒呈阳性。

其他表现

无器官功能障碍的轻度流感样疾病已有记录,但并不常见。2013 年流感暴发前三月,中国大陆的一个大型监测系统对出现流感样病症的门急诊患者进行了评估。[46] 5 例患者确诊为亚洲谱系甲型低致病性禽流感(low-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LPAI)(H7N9)病毒感染,其中 3 例病情较轻(发热和上呼吸道症状),不需要住院治疗。两例患者为幼儿,另一例是 26 岁成人。在一项病例系列研究中,14% 的病例出现腹泻或呕吐 ,但并非孤立症状。与其他甲型禽流感(H7)病毒感染不同,未报告初始有结膜炎。与甲型高致病性禽流感(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HPAI)(H5N1)和复杂的甲型季节性流感(H1N1)pdm09 病毒感染类似,多数亚洲谱系甲型(H7N9)病毒感染患者表现出与中度或重度社区获得性肺炎相一致的症状。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