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主要危险因素包括年龄>65 岁、中等量/大量酒精摄入、缺乏运动、高血压或冠心病家族史、肥胖、代谢综合征、糖尿病、高尿酸血症、黑人血统和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无液血压计、水银柱血压计或电子血压计。设备需要校准。听诊设备(例如水银、无液血压计)通常对家庭血压监测没有帮助,因为患者很少能够掌握使用这些设备进行血压测量所需的技能。[5] 如果在诊室中的血压读数超过临床环境之外的读数,则怀疑是白大衣高血压。动态或家庭血压监测可能对疑似白大衣高血压患者有帮助,有些指南经常推荐。[50] 门诊自动血压测量 (Automated office blood pressure, AOBP) 是另一个可选的检测方式,其设计目的是更准确地测量血压。患者单独在一个安静的房间内,多次测量,然后计算平均血压。[52] 如果在诊室外的血压读数超过临床环境下的读数,则怀疑是隐匿性高血压。对于诊室内 BP 升高 (120-129/<80 mmHg) 但未达到 ACC/AHA 高血压标准的成人患者,应通过 ABPM 或 HBPM 合理筛查隐匿性高血压。[5]

长期高血压患者常见视网膜血管变化

其他诊断因素

除非是急性 HTN 或高血压亚急症,否则很少呈现为首发症状

视力下降或飞蚊症,视神经乳头水肿(罕见)

提示可能是充血性心力衰竭或者冠状动脉病变。呼吸困难可能为心绞痛的等同症状,尤其是在患糖尿病的情况下

提示冠状动脉病变

提示可能是脑血管疾病

危险因素

护士健康研究的数据显示,18 岁时体重增加超过 5 kg 的人群,到中年时患高血压的风险会升高 60%。[33] 体重每增加4.5kg(10 磅) ,血压相应升高 4.5 mmHg。[34] 一项系统评价发现,随着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腰围、体重、腰臀比和腰围身高比的增加,高血压风险亦在不断增加。[35]

据推测,肥胖和高血压之间的联系是由于循环血容量增加,继而导致心输出量的增加和外周血管阻力的持续升高。[30]

肥胖与代谢综合征、胰岛素抵抗和 2 型糖尿病有关

Ⅲ 级肥胖(BMI ≥40)减重治疗可减少或消除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对高血压、糖尿病和血脂异常同样具有一定疗效。[36][37]

与健康水平高的患者相比,健康水平低的患者在接下来的 12 年患高血压的风险会相对增加 52%。[39]

已证明长期饮酒(女性每天饮酒 1 杯以上,男性每天饮酒 2 杯以上)可增加血压(blood pressure, BP)升高风险。[5][41] 一项针对酒精对 BP 影响的 Cochrane 评价发现,高剂量酒精(>30 g)具有双相效应,可在使用后前 12 小时降低 BP,在 13 小时后增加 BP。[42]

与全身肥胖相比,腹部肥胖尤其会增加患高血压的风险。[43]

胰岛素抵抗和高胰岛素血症被认为可通过各种炎症机制促发高血压症状。[17]

高血糖、高胰岛素血症和胰岛素抵抗会导致内皮损伤和氧化应激,这些因素与高血压的发生有独立的相关性。[44]

在所有年龄层中,非西班牙裔黑色人种的高血压发病率最高。[4]

所有血统和两种性别的所有人群中,高血压发病率会随着年龄增加而增加。[4]

患者可能有高血压或冠状动脉疾病危险因素的家族史。[2]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是多种心血管疾病(包括高血压)危险因素。[5] 此外,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严重程度与原发性高血压风险之间可能存在剂量-反应关系。[45]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还可导致难治性高血压的风险增加。[46]

个体对钠摄入量表现出不同耐受性,减少钠摄入量对血压(blood pressure, BP)降低具有轻微影响。[19][20] 一项荟萃分析表明,减少钠摄入量可以降低 BP,这与剂量-反应有关,并且对于老年群体、非白种人群体和收缩压基线较高的人群,效果更为明显。[38]

4 至 6 份水果和蔬菜的摄入同时摄入较低的钠和脂肪(饮食控制高血压 [Dietary Approaches to Stop Hypertension, DASH])有助于适度降低血压。[40]

高血压风险在代谢综合征情况下会增加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