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步骤

告知患者此疾病是自限性的,并且症状通常会在 7 到 10 天内消失。症状的严重度和持续时间似乎与患者对所接受治疗的信任程度和看法相关,患者感受到共情治疗与症状和生化标志物改善相关。[30][31][32]还应告知患者采取卫生措施,避免传播给其他人,以及休息和维持液体摄入以保持水分的重要性。迄今为止,尚未在任何试验中研究增加液体摄入量对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影响。[33] 

治疗以缓解症状为主。许多非处方药都声称可以缓解普通感冒的症状;然而,支持使用这些药物的优质证据较少。[34]

The BMJ: what treatments are effective for common cold in adults and children?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发热和疼痛

建议针对疼痛和/或发热使用对乙酰氨基酚。有证据显示它还可能有助于缓解鼻塞与大量流涕,但对咽痛、不适、打喷嚏或咳嗽无效。[35] 尽管如此,它仍是应用最广泛的解热/镇痛药,是许多临床医医师治疗儿童和成人疼痛和发热的首选药物。[36]

一项关于非甾体抗炎药 (NSAID) 的综述发现,NSAID 可减轻不适感,但不能缓解呼吸道症状。需要考虑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例如,胃肠道不良反应、皮疹)。[37] [ Cochrane Clinical Answers logo ] 研究发现阿司匹林可有效缓解疼痛和发热,短期使用无严重的胃肠道不良反应,[38] 但有报道指出,此疗法会小幅度增加消化不良的风险。[39] 18 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应避免应用阿司匹林,因有发生瑞氏综合征的风险。

镇痛药有单药或组合配方(与减充血剂和/或抗组胺药联用)可用。

鼻部症状

有许多不同的非处方减充血剂和/或抗组胺药的剂型可用于治疗鼻部症状(即鼻塞、大量流涕、打喷嚏),包括单药配方和组合配方。

对于受到鼻部症状困扰的成人患者,减充血剂和/或抗组胺药是最佳选择;然而,效果微弱。[34]

减充血剂单药治疗

  • 拟交感神经减充血剂有口服(例如伪麻黄碱)或鼻用(例如羟甲唑啉)制剂两种可选。尚无证据支持使用其中一种给药途径优于另一种。[34] 一项 Cochrane 评价发现,多剂使用鼻用减充血剂(每天 3-4 剂,持续 5-10 天)对缓解鼻塞有少量益处,但是尚不清楚这是否对患者有益。[40]

  • 已经证明羟甲唑啉喷鼻剂对降低气道阻力有效果,但在对患者益处方面的证据有限。[41][42] 由于存在慢性/反弹性鼻塞(药物性鼻炎)的风险,鼻用减充血剂应最多使用 3-7 天。

抗组胺药单药治疗

  • 一项 Cochrane 评价发现,具有镇静作用的抗组胺药物(较早的,第一代)可缓解打喷嚏和大量流涕,但不能缓解鼻塞;通常报道这类药物有镇静效果。评估(较近的,第二代)无镇静作用抗组胺药的研究表明,该药对鼻塞的效果不明,对打喷嚏或大量流涕无效。[43]

减充血剂和抗组胺药的组合配方

  • 抗组胺药和减充血剂通常配制在一起(联合或不联合镇痛药)。这些药物的某种组合可以改善鼻塞、大量流涕和打喷嚏;然而,有关这些组合配方的临床试验数据质量较低。不良反应包括头痛、镇静和失眠。[44] [ Cochrane Clinical Answers logo ]

异丙托溴铵

  • 研究表明,抗毒蕈碱类药物异丙托溴铵可有效治疗鼻部症状。一项系统评价发现有低质量证据表明,与安慰剂相比,异丙托溴铵喷鼻剂对大量流涕有效,但对鼻塞无效。与安慰剂或不治疗相比,不良反应(例如,口干、鼻出血和鼻腔干燥)更为常见。[45]

对于儿童,这些治疗的证据更为有限。尚无证据表明减充血剂可缓解儿童的鼻部症状,但已知它们会引起不良反应(例如,嗜睡和胃肠道不适,以及惊厥、心率过快和死亡等更严重的危害)。因此,不建议对 6 岁以下的儿童使用减充血剂,并且建议在 6-12 岁儿童中应谨慎使用。[34]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不建议 4 岁以下的儿童使用含有减充血剂和/或抗组胺药的感冒药物,因为可能会造成严重的致命性不良反应。[46] 在其他国家,相关建议存在差异。例如,在英国和加拿大,不建议 6 岁以下的儿童使用任何非处方感冒药。

有低质量的证据表明,盐水滴剂或喷雾剂对幼儿可能是有效和安全的。它们能改善较年长儿童的鼻塞,并且可能减轻大量流涕的严重程度。[47]

FDA: use caution when giving cough and cold products to kids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尽管有这些警告,但来自小儿咳嗽和感冒安全监测系统的数据表明,在 12 岁以下的儿童中,与非处方咳嗽和感冒药相关的不良反应总体发生率相对较低(每售出 175 万剂,出现 1 次不良反应),67% 的不良反应与无人监护时意外摄入有关。死亡病例极为罕见(0.6% 的患者),且与治疗剂量无关。[48]

咳嗽

有许多不同的镇咳药或祛痰药可用,包括单药和/或组合配方(通常联合减充血剂、抗组胺药物)。目前没有证据支持或反对使用非处方止咳药、祛痰药、黏液溶解剂来降低成人或儿童(特别是幼儿)咳嗽的发生率。[49][50]然而,美国胸医师学会 (American College of Chest Physicians) 建议不要使用非处方咳嗽和感冒药治疗咳嗽。[51]

含阿片类药物(例如可待因和氢可酮)的止咳和感冒药不应用于 18 岁及以下儿童,因为用于治疗这些患者的咳嗽时弊(呼吸缓慢或呼吸困难、误用、滥用、成瘾、过量和死亡)大于利。[52]

已有研究证实,与无治疗、安慰剂和苯海拉明相比,蜂蜜能更好的缓解 1-18 岁儿童及青少年的咳嗽,但其缓解效果不如右美沙芬。[53][51]

一项综述发现,尚无足够的证据支持常规应用吸入糖皮质激素治疗成人急性呼吸道感染所致的急性和亚急性咳嗽。但也有一些研究显示其有一定疗效,建议进一步行高质量、效能充足的临床试验进行研究。[54]

抗生素治疗

抗生素无法缓解普通感冒的症状,而且已知可引起不良反应。[55]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美国内科医师学会不建议采用抗生素治疗。[8] 英国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NICE) 亦支持该建议。[56]

许多患者在就诊时要求医生开具抗生素,但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会促进耐药菌株的出现,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有限的证据表明,提示细菌感染的脓性鼻涕对抗生素治疗无反应。[55] 研究已经发现,在向患者说明疾病的自然过程并给予对症治疗的同时,与开具立即使用抗生素处方相比,开具延迟抗生素处方降低了抗生素使用率 (93% vs 31%),但具有相似的患者满意度。[57]向上呼吸道感染患儿的父母提供关于使用抗生素的书面信息,也可以减少抗生素使用数量,而不影响父母的满意度。[58] 在初级医疗保健机构内,对于急性呼吸道感染患者,其他可能对减少抗生素处方量有影响的干预措施包括 C 反应蛋白检测、降钙素原指导的感染治疗以及医师和患者共同决策;然而,关于这些干预措施只有中等质量的证据。[59]

其他治疗方法效力的证据有限或缺乏。

暂无其他治疗方法拥有充分证据支持。例如口服和经鼻吸入锌、紫锥菊和潮湿空气等干预措施已在安慰剂对照试验中进行研究。[22][60][61][62][63][64] 总体来说,只有极少数证据表明有效。

维生素 C 补充对减少感冒发病率,未发现获益。[20][21] 虽然一项研究发现维生素 C 可以缩短感冒持续时间,但系统评价(包括七项随机对照试验)发现,维生素 C 对居家或工作中普通感冒的持续时间影响较小或无影响。[20][65] 然而,感冒发作时除常规补充维生素 C 外,额外给予治疗剂量被发现可减少感冒持续时间,缩短宅家时间,并可以缓解胸痛、发热和寒战等症状。[66]

商品化的吸入用制剂很流行,但支持其疗效的临床试验证据有限。评估色甘酸钠鼻内和吸入联合用药的研究显示,尚无法确定该药的有效性。[67][68] 有一些证据显示感冒搽剂(蒸汽按摩膏)在症状缓解方面有一定效果。[69]根据目前的证据,鼻用皮质类固醇在治疗普通感冒方面没有作用。[70]

单项试验研究或质量不佳的试验研究中,有证据显示获益的治疗方法包括绿茶、大蒜、多种中草药、藿香正气滴丸、非洲天竺葵和狭花天竺葵(也称为 umckaloabo)。[71][72][73][74][75][76][77][78] 有限的证据表明,沙棘果配方对感冒没有效果。[79] 一项系统评价发现了使用黑接骨木果(Sambucus nigra)减轻上呼吸道症状的证据。[80] 一项 Cochrane 评价发现,与安慰剂相比,顺势疗法制品对于治愈率或儿童急性呼吸道感染预防并无任何获益。[81]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