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关键危险因素包括:老年;超重/肥胖;黑人、西班牙裔或美洲土著的血统;2 型糖尿病家族史;妊娠期糖尿病病史;存在糖尿病前期的情况;体育活动过少;多囊卵巢综合征;高血压;血脂异常;或已知的心血管疾病。

一个统一的理论推测,代谢综合征的存在(包括糖尿病、高血压、血脂异常和肥胖)容易促发冠心病、卒中和外周动脉疾病。[49] 然而,这一理论并没有被普遍接受,并不认为这比评估个人的心血管危险因素更重要。[50]

2 型糖尿病常无症状,而在筛查中予以检出。当出现症状时,可能提示更为显著的血糖升高。

最常见于阴道、阴茎或皮肤褶皱处。

蜂窝织炎或脓肿。

膀胱炎或肾盂肾炎。

其他诊断因素

疲劳感加重可能是一个渐进性心血管疾病的早期预警信号;临床医生的心脏评估阈值应该降低。

由血糖升高导致。

通常出现在空腹血糖>16.6 mmol/L (>300mg/dl),糖化血红蛋白>95 mmol/mol (11%) 的患者中。

通常出现在空腹血糖>16.6 mmol/L (>300mg/dl),糖化血红蛋白>95 mmol/mol (11%) 的患者中。

通常出现在空腹血糖>16.6 mmol/L (>300mg/dl),糖化血红蛋白>95 mmol/mol (11%) 的患者中。

可能发生于患者的四肢,由长期未确诊糖尿病相关的神经病变所致。

由高血糖导致的利尿。

如果存在显著的高血糖症。

一种浅棕色至黑色的柔软印记,通出现于颈部、腋下或腹股沟。可以发生在任何年龄。最常与肥胖相关。 com.bmj.content.model.Caption@52298351[Figure caption and citation for the preceding image starts]: 黑棘皮症累及腋窝Melvin Chiu, MD 收集;经许可使用 [Citation ends].

危险因素

老年患者风险增加。然而,2 型糖尿病在儿童和青少年中的发病率正在增加。[12]

似乎是糖尿病临床表现的诱发因素。在多项研究中,诊断糖尿病时的平均体重指数(BMI)为 31 kg/m²,而随着 BMI 增加,糖尿病风险也逐步增加。[13] 临床试验显示,在高风险的成人中,体重减轻与糖尿病发病延缓或减少有关。[14]

约 50% 的妊娠期糖尿病女性,将在分娩后 10 年内发展为显性糖尿病。[15]

2 型糖尿病发病的主要危险因素。从糖尿病前期进展至 2 型糖尿病的发生率为每年 2%-4%。[1][2]

虽然与产生风险相关的特异性基因谱已完全阐明,但流行病学观察基本确定发现一个重要的遗传组分。[6]

糖尿病患病率因种族而异。已有研究观察到,欧洲裔美国人、西班牙裔美国人和非洲裔美国人的患病率不同,[16] 与白人相比,非裔、西班牙裔或美洲印第安人患糖尿病的风险更高。[17] 在英国,2 型糖尿病更常见于来自非裔、加勒比黑人和南亚家庭的人群。[18] 南亚和东亚人患 2 型糖尿病的风险较高,可能是由于饮食、生活方式和遗传因素的相互作用。[19][20][21][22]

糖尿病风险增加的部分原因是肥胖/超重,几项干预研究表明,增加体力活动可以延迟或减少成年糖尿病高危人群的发病。[23][24][25][26]

风险增加;应定期筛查糖尿病。[2]

常与2型糖尿病相关。由于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糖尿病患病率高,推荐对其进行定期筛查。[2]

尤其是高密度脂蛋白(HDL)偏低和/或甘油三酯偏高者:鉴于糖尿病患病率高,建议血脂异常患者定期筛查糖尿病。[2]

鉴于外周血管和冠状动脉病变高患病率,推荐糖尿病患者进行糖尿病定期筛查。[2]

美国心脏病学会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美国心脏协会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的声明确定了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的一系列其他危险因素,包括:C 反应蛋白≥2 mg/L;冠状动脉钙化评分≥100 Agatston 单位,或≥该年龄、性别和种族的第 75 百分位数水平;踝臂指数<0.9。[27]

压力会导致升血糖激素的释放,有部分证据表明,生活压力可能诱发 2 型糖尿病。[28]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