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关键危险因素包括人群密集的社区环境和免疫抑制。

多数非典型细菌性肺炎患者年龄低于50岁。

许多患者主诉有不断咳嗽,不随病程缓解。

干咳应怀疑存在非典型病原体感染。

症状迁延提示非典型细菌性肺炎。

其他诊断因素

有与呼吸道感染患者接触史,是非典型细菌性肺炎的一个危险因素。

许多由肺炎支原体和伯纳特氏立克次体感染导致肺炎的患者还表现出咽炎和声音嘶哑。

如果发热,通常为低热。

肺炎支原体和肺炎衣原体感染可伴头痛。

军团菌感染可伴腹泻。

大疱性鼓膜炎是一种提示肺炎支原体感染的罕见征象。

肺炎临床症状可能为轻度或缺失。

肺炎支原体感染引起的肺炎可伴有主要为自限性的斑丘疹或水疱疹。

危险因素

许多研究表明,在关系密切的社会机构中,如寄宿学校、大学宿舍、军队基本训练基地、甚至医院,若暴露于肺炎支原体和肺炎衣原体,会导致这些病原体感染暴发。[4][29] 主要因为人与人接触过近,而易于通过人与人传播。

免疫抑制与嗜肺军团菌感染相关。免疫抑制的患者似乎非常容易感染嗜肺军团菌,可能与机体清除细胞内病原体能力下降有关。[13][14][30]

一些研究表明,吸烟者发生由肺炎支原体、嗜肺军团菌和贝氏柯克斯体所致肺炎的风险增高。[6][7][12][20] 这可能与纤毛上皮受损和/或宿主免疫反应改变有关。

慢性肺疾病主要与嗜肺军团菌感染相关。[13][14][30]

旅游时感染风险增加,这可能与暴露于一段时间内未使用过的新水源有关。积水具有较高的嗜肺军团菌载量。[13][14][30] 流感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危险因素。

男性感染的风险较高,主要是嗜肺军团菌感染。[13][14][30]

一项调查发病率的前瞻性研究显示,使用肿瘤坏死因子 (tumour necrosis factor,TNF)-α 拮抗剂的患者与嗜肺军团菌肺炎之间可能存在相关性。[9]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