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史和体格检查

关键诊断因素

关键危险因素包括曾居住于/前往疫区,以及在疫区被蚊虫叮咬。

一般认为只有 20% 的感染是症状性的。[13]

发热通常为低热(即,<38.5°C [<101.3°F])。[152]

皮疹(有时为麻疹样)是感染的特征性表现,且有可能伴瘙痒。[13][152]com.bmj.content.model.Caption@63ecfd22[Figure caption and citation for the preceding image starts]: 一位感染寨卡病毒的孕妇特征性的斑丘疹来自 Geraldo Furtado 医生(医学博士、科学硕士)的个人收藏(获准使用) [Citation ends].

在一项研究中,发现皮疹平均涉及体表面积的 45%,最常见的部位为面部和上肢 (95%)、躯干 (93%) 和下肢 (86%)。手掌和足底皮疹较少见。有 82% 的患者出现严重瘙痒。[173]

尤其是在手和足的小关节。

可能出现关节周围水肿。[152]

通常为非化脓性。[13][152][174]

可能出现结膜充血。[152][174]

已认识到先天性寨卡综合征是一种由孕期感染寨卡病毒所致的婴儿先天性异常(即,小头畸形、颅内钙化或其他脑部异常、或眼部异常等)。[2][3][4][5][6]

其他表现包括,没有小头畸形或其他脑部异常的患者出现眼部异常、出生时头围正常的婴儿出现产后小头畸形、出生时患小头畸形的婴儿患产后脑积水、睡眠脑电图 (EEG) 异常、出生患小头畸形和关节挛缩症的婴儿出现膈肌麻痹。[2][171]

婴儿可能表现为小头畸形或有其他临床表现,包括痉挛、惊厥、颅面不相称、脑干功能不全、眼部异常、耳聋、神经影像学发现(例如,皮质障碍、钙化、脑室扩张)、关节挛缩症(例如,先天性关节挛缩)、易激惹、吞咽困难、[154] 以及喂食困难。

可能还会出现胎儿活动受限的临床特征(例如,骶部凹陷、足位置不正、手部/手指远端挛缩)。[155]

在那些出生头围正常,且母亲并未在妊娠期出现皮疹的婴儿身上,也报道了此类神经系统异常。[156][3][157][158][159] 这些症状似乎与母体疾病的严重程度无关。[160] 巴西的一小部分患者,出生后因小头畸形出现颅脑发育不良。[162]

眼异常可能是唯一的初步发现;因此,无论是否存在其他症状,均建议所有可能暴露于寨卡病毒的婴儿进行眼科检查。[163]

关键诊断因素包括感觉异常(通常为手和脚)、肌无力、疼痛(通常起始于背部和双腿)及瘫痪。亦可有口咽、面部和眼外肌无力。WHO 推荐使用 Brighton 标准对格林-巴利综合征(Guillain-Barre syndrome, GBS)进行病例定义。[151] 泛美卫生组织 (PAHO) 也曾发表过寨卡病毒相关 GBS 的病例定义。[152]

医生应警惕 GBS 的早期体征和症状,因对于寨卡病毒感染的患者,可能较通常情况进展要更快。[24]

其他诊断因素

包括全身乏力、肌痛、和/或头痛。[13][136][152]

包括呕吐、腹泻、和/或腹痛。[13]

某些病例中报道的不常见的症状[13]

某些病例中报道的不常见的症状[13]

在少数病例中报道了寨卡病毒感染和一过性耳聋之间具有相关性。[175]

危险因素

对于在症状发作前 2 周曾居住于/曾前往有正在传播疫情地区的患者,诊断高度可疑。 CDC: Zika travel information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居住于有正在传播疫情地区的孕妇,其整个妊娠期均有持续的感染风险。

主要通过已感染蚊子的叮咬传播给人类。最常由分布于热带地区的埃及伊蚊传播,但也可由分布于温带地区的白纹伊蚊携带。[45][51]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寨卡病毒也可由致倦库蚊传播。[52] 不过这还存在争议。[53][54][55]

几乎所有经性传播的病例,均涉及与表现出急性寨卡病毒感染症状的男性、症状发作前不久或症状刚消失的男性的经阴道性交或肛交。然而,也有从无症状男性传播给女性的病例。有女性通过性传播将病毒传播至其性伴侣的报道。[68] 也有男性之间通过性传播的报道。[69] 亦有通过精液而经口传播病毒的可能。[70]

有数据能够支持将寨卡病毒感染归类为性传播感染这一呼吁。[124]

一般认为输血可导致病毒传播;[60][61][62] 但是还需进一步的研究。巴西报道了经输注血小板导致的传播。[64] 约有 1% 的波多黎各献血者被发现有寨卡病毒血症。[125]

目前不建议在感染或暴露于寨卡病毒的 1 个月内献血。[126][127]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推荐在美国及其领土内,对所有捐献的全血或成分血进行寨卡病毒检测。FDA 已经批准将 cobas 寨卡病毒检测用于此种情况(以及对活体器官捐赠者样本的检测)。[128]

对于有寨卡病毒感染史者,在取得病毒检测阳性结果后 120 天内或症状消失前(以两者中时间更长的为准)不应献血。[129] 一项调查测试可用于筛查捐献的血制品。[130] 在美国的筛查中发现了寨卡病毒阳性的血液捐献制品。[131][132]

CDC: Zika virus - blood and tissue collection community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虽然理论上可通过精子捐献发生传播,但目前还没有任何女性或其胎儿通过这种传播方式感染病毒的报道。

居住于或曾前往传播活跃地区的精子捐献者不应捐献精子。

目前还没有任何研究方法可用于检测精液中的寨卡病毒。但是,应获取所有捐献者的完整旅行史。

曾暴露于可能感染寨卡病毒男性精液的女性应咨询感染病毒的风险。

应考虑到在辅助生殖的不同阶段均有受到感染的可能性。[133]

在除血液或精液外的其他体液中也检测到寨卡病毒 RNA,包括羊水、脑脊液(cerebrospinal fluid, CSF)、尿液、唾液、阴道分泌物和眼部液体;然而,目前尚无病毒经这些体液传播的记录。[58][77][78][79][80][81][82]

虽然曾在母乳中检测到病毒,但目前还没有经母乳传播的报道。[88]

已在一位已感染女性的生殖道中检测到病毒,这可能会对垂直传播有所影响。[85] 在一位出生后至少 67 天的新生儿中出现病毒血症。[87]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CDC) 调查了与犹他州一位死于寨卡病毒感染的患者有过接触的家庭是如何感染寨卡病毒的。死者血液循环内的病毒水平非常高。传播途径的机制仍不明确,但可能是由于家庭成员与先证者之间人与人的传播造成的。[90]

用于医疗、生殖或手术治疗的人(包括妊娠相关)细胞、组织和基于细胞/组织的制品(如,角膜、心瓣膜、骨、皮肤)有潜在的病毒传播风险。[67] 一小部分接受肝肾移植的患者也患有感染,[65] 且一位儿科患者在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出现了格林-巴利综合征,高度怀疑该患者感染了寨卡病毒。[66]

若已故捐献者在过去 6 个月内曾被诊断为寨卡病毒感染,则应被视为不符合捐献标准。若活体捐献者在过去 6 个月内曾被诊断为寨卡病毒感染、过去 6 个月内曾前往寨卡病毒传播风险增加的地区,或过去 6 个月内曾与存在以上任意一项风险因素的患者发生性行为,则应被视为不符合捐献标准。[134]

脐带血、胎盘或其他妊娠相关组织捐献者的生母若存在以下任意一项风险因素,则应被视为不符合捐献标准:在妊娠的任何阶段被医学诊断为寨卡病毒感染;在妊娠的任何阶段曾居住于/前往寨卡病毒传播风险增加的地区;或在妊娠的任何阶段曾与已知存在以上风险因素的患者发生性行为。[134]

CDC: Zika virus - blood and tissue collection community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