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病学

截至 2019 年 7 月,共有 87 个国家和地区报告了目前或以前的寨卡病毒传播病例,包括非洲、美洲、东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17]

寨卡病毒最早于 1947 年在乌干达寨卡丛林的恒河猴中发现,但直到 1952 年在坦桑尼亚才第一次在人类身上发现。[18][19] 此后,在非洲、美洲、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开始散在暴发。直至 2007 年,全球仅有 14 例病例记录在案。[20]

2007 年,在雅浦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发生了第一次大暴发。[21][22] 这次暴发最可能的原因是由于旅游或贸易使已感染的人或蚊子将病毒带入此地。[1] 另一次较大的暴发发生于 2013 至 2014 年,在太平洋岛屿(法属波利尼西亚、复活节岛、库克群岛、新喀里多尼亚)。此次暴发首次出现与感染相关联的先天性畸形(如,小头畸形)以及神经系统并发症(包括格林-巴利综合征,GBS),尽管这种关联是靠疫情回顾分析得出。[21][23][24]

2015-2016 年,美国发生大规模暴发,引发了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在 2016 年暴发高峰时,巴西(疾病暴发的重点疫区)报告了超过 200,000 例病例,其中 8000 多名婴儿出生时患有寨卡病毒感染相关性畸形。发病率在 2016 年达到顶峰,此后大幅下降,目前认为疫情已经结束。[25] 在美国,2016-2017 年,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报告了有限的局部传播,但此后没有病例报告。尽管疫情已经结束,但寨卡病毒感染在美洲乃至全世界许多国家/地区仍然是并将持续是一种风险。

2015-2016 年在美洲暴发的疫情导致全球旅行相关病例增加,包括英国、欧洲、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以色列、日本和中国。[26][27][28][29][30][31][32][33][34] 自 2017 年以来,美国各州的旅行相关病例一直在下降,2018 年报告了 72 例旅行归国输入病例,截至 2019 年 8 月 1 日,只有 5 例报告。[35] 在英国,2018 年报告了 4 例旅行相关病例,与 2016 年报告的 283 例相比大幅下降。2016 年,英国报告了 1 例疑似性传播病例。[36]

尽管大流行有所减弱,但亚洲、印度和非洲仍有疫情暴发的相关报告。[37] 据报道,2018 年 11 月印度暴发疫情;但已阻断传播。[38] 据报道,2019 年 10 月法国发生了本土传播。这可能是在法国大城市和欧洲首次发现的本土病媒传播。[39]

在 2015 年 10 月美洲暴发的疫情中,首次报道了寨卡病毒感染与胎儿小头畸形及其他出生缺陷的关联。[40] 在 2016 年的一个有将近一百万新生儿的出生队列研究中,可能由寨卡病毒感染所致出生缺陷的患病率为 3 例/ 1000 活婴。[41] 美国寨卡病毒妊娠登记处 (US Zika Pregnancy Registry) 的数据发现,10% 经实验室确诊的感染,导致了胎儿/婴儿的出生缺陷。当仅分析早期妊娠时,这一数据升高至 15%。[42] 这份报告仅涵盖了美国所报道的病例。另一个更有力的研究是关于美国地区具有感染寨卡病毒实验室证据的已完成妊娠的女性,该研究发现每 20 例胎儿或婴儿中有约 1 例(5%)存在可能由寨卡病毒所致的出生缺陷。当仅分析在早期妊娠即确诊感染的病例时,这一数字升高至每 12 例中 1 例(8%)。[43]

在 2015 年 7 月美洲暴发的疫情中,首次报道了寨卡病毒与 GBS 的关联。目前的证据估计 GBS 的发病率为 24/100,000 寨卡病毒感染者。[44]

CDC: Zika virus case counts in the US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threats and outbreaks of Zika virus disease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PLISA health information platform for the Americas: Zika external link opens in a new window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