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历

病历 #1

一名 72 岁男性因"进展性昏睡"被从养老院转送到医院。该患者有高血压并发卒中的 3 年病史。他的语言能力因而受损,以致其需要使用轮椅行动。患者有精神分裂性疾病,为此近期开始服用氯氮平。就诊时,患者出现方向和时间混乱,且伴发热,体温达 38.3°C (101°F)。生命体征包括血压 106/67 mmHg,心率 106 次/分,呼吸频率 32 次/分。初始实验室病情检查显示:血清葡萄糖为 52.7 mmol/L (950 mg/dL)、血清钠浓度为 127 mmol/L (127 mEq/L)、血清尿素浓度为 21.1 mmol/L (59 mg/dL)、血清肌酐浓度为 175.4 μmol/L (2.3 mg/dL)。计算得到的血清渗透压为 338 mmol/kg (338 mOsm/kg)。尿液分析发现有大量的白细胞和细菌。尿液中硝酸酯为阳性,但尿酮为阴性。血清 β-羟基丁酸为阴性。

病历 #2

一名有 2 型糖尿病史的 45 岁男性因为血清葡萄糖高达 53.8 mmol/L (970 mg/dL) 而直接从门诊收住院。在经过几年的口服降血糖药物治疗后,他最近开始了基础胰岛素注射治疗。但是,因为价格较高,他说他并没有遵从胰岛素处方接受治疗。在过去的两周里,他有多尿和多饮的症状,并且体重减轻了 5 kg。他还发现自己的咳嗽症状进行性加重,已持续约 3 周,产生的痰为褐绿色。体格检查时,他有发热症状,体温 38.5°C (101.3°F),呼吸急促(呼吸频率为 24 次/分),血压正常。尿液分析显示有微量酮类,但是血清 β-羟基丁酸并没有升高。血清碳酸氢根浓度为 17 mmol/L (17 mEq/L),静脉血 pH 值为 7.32。

其他表现

因高渗性高血糖状态而住院的患者中,高达 20% 的患者之前未诊断出糖尿病。[1][5][6][7] 大约 33% 的高血糖危象患者表现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和 HSS 的混合症状。[5] 昏迷是 HHS 的罕见症状。 一般情况下,昏迷发生在血清渗透压浓度 > 330 至 340 mmol/kg (> 330-340 mOsm/kg),并且本质上最常为高钠血性而非高血糖性。 HHS 患者偶尔出现癫痫发作或轻偏瘫的症状。[8] 通常可能有轻度酸中毒和酮症酸中毒症状。

内容使用需遵循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