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医生不一定能够接触到最新的医学研究。他们常常仅依据自己的判断和经验以及他们在医学院学到的东西,来决定如何治疗患者。现在我们知道这并不是最好的医疗方式。因为医生认为对患者最好的治疗方案不一定是研究结果显示的最好的方案。

当研究人员研究一种疾病时,往往他们调查的患者数量比任何一位医生所治疗的患者数量多得多。而且,医学知识随时间不断地变化。医生过去甚至几年前认为最好的治疗,在现在看来可能实际上是有害的。

只有通过观察所有的证据并对其进行公正的判断,您才能弄懂关于一种治疗,研究真正说的是什么。这被称为实践循证医学 [1]。

关于循证医学的要点

  • 所有证据并不相同。某些证据比其他一些证据更好。
  • 当医生在推荐治疗方案之前会查找研究证据,那么他们正在使用循证医学。
  • 循证医学关注针对一种疾病或治疗的所有研究。
  • 当研究者探究某种治疗方式是否有效时,他们往往会调查比单个医生所治疗的患者数量更多的患者。
  • 有时证据不能告诉您哪种治疗方案是最适合您的,因此仔细权衡治疗的利与弊是很重要的。

为何来源于研究的证据如此重要?

所有证据并不相同。依靠邻居或朋友告诉您的方法进行治疗可能会造成危险。例如,一种癌症药物对他们有效,并不意味着该药物对您有效。此外,在之后进行研究时发现有许多医学实践是无用甚至有害的。

例如:

  • 五十年前,产妇在分娩时通常需要灌肠。灌肠的过程很不舒服且令人不适/快。但是医生们认为灌肠可以降低产妇及其婴儿的感染风险。有一些医院给产妇用肥皂水灌肠,这是非常痛苦的。当医生回顾他们的研究结果时,发现没有证据表明灌肠可以预防感染。两项研究表明,灌肠会造成更大的脏乱,并且产妇会因灌肠而感到尴尬 [2]。从此,在产妇分娩时不再进行灌肠。
  • 以前对于多种疾病,医生都会建议患者们在床上休息。但现在我们知道,这种做法往往弊大于利。例如,如果心脏病发作的患者一旦感觉足够良好就开始锻炼身体,其身体和心理状态都会变得更好 [3]。

有时候,研究已经证明治疗是有效的,但是医生开始使用这种治疗方法的速度很缓慢。例如,由于一种可以帮助早产儿改善呼吸的治疗方法没有得到广泛应用,导致成千上万的早产儿死亡。在 1972 年,最初发表的几项研究表明,对将要早产的孕妇使用药物(皮质类固醇激素)可以帮助早产儿呼吸 [4]。然而,又过了 20 年,产科医生(专门从事妊娠和分娩的医生)才开始规律地使用这类药物。

如何衡量其他类型的证据?

朋友和家人的建议

当您身体不好的时候,您的家人和朋友通常会给您建议,并告诉您他们的经验。这些故事可能非常有说服力。如果您的母亲说您的儿子需要切除扁桃体,因为他反复出现喉咙痛,您可能会相信她说的话,因为她是您的母亲。她可能会说,当时切除您的扁桃体之后,您就不再因病缺课了,并且食欲更好,长得更快。

但是研究表明,切除儿童扁桃体可能没有多大好处,一两年后,他们出现喉咙痛的次数可能跟没有切除扁桃体的儿童一样[5]。还有一些儿童因扁桃体手术而出现并发症,例如出血。您母亲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这名患者的情况仅仅是一名接受治疗患者的情况,而不是其他成百上千的人一定会遇到的情况。

例如,您经常会听到一些癌症患者的故事,他们因严格控制饮食而存活。然而,您可能不经常听说那些严格控制饮食而最终却死亡的人,因为他们已无法讲述他们的故事。如果您患有癌症并且进食困难,那么就很难进行严格饮食控制,这可能使您不能享受生活。在开始一种难以持续且令人不悦的饮食方案之前,您应该仔细考虑一下,只有当研究结果表明您会从中获得一些真正的好处时,才能这么做。

然而,您仍然可以从一个人的治疗经验中学到很多东西。研究并非总是关注一些对您很重要的事情。您的朋友、邻居和其他与您患有同样疾病者所说所想也是很重要的。不过,当您做出关于治疗的决策时,不应该只使用这些信息。

您医生的建议

理想情况下,医生的治疗建议应基于最可靠的研究。但是,异常忙碌的医疗专业人员很难跟上医学领域知识的更新和进展。1992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一名医生在一年中的每一天,必须阅读 17 篇医学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才能跟得上该名医生研究的医学领域的信息更新[6]。在今天,该数字可能会更高。

然而,现在更多的医疗信息被总结了出来,使医生更容易跟上时代的步伐。即便如此,并非所有医生都使用这种信息。此外,研究并不总是能明确回答哪种治疗效果最好,因此不同的医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例如,对于患有前列腺癌的男性,一些医生建议手术治疗,另一些医生建议放疗,其他医生认为有些男性不治疗也无妨[7]。

专家的建议

您的医生可能是他们所在领域的专家。或者您的医生可能根据其他专家的说法来决定如何治疗您的疾病。医生在医学院学到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基于专家们的认识和想法。医生们喜欢向他们的同事寻求意见。

然而,专家并非总是正确的。依靠良好的研究结果比依靠个人观点更安全可靠。

媒体的建议

每天在报纸或电视上都有关于医疗卫生方面最新发现的报道。某一天您可能会听说饮酒可以降低患心脏病的几率。但第二天您可能会听说饮酒会增加患乳腺癌的风险。您该怎么做呢?

媒体经常仅报道一项研究的结果。可能其他研究还有不同的结果,报道者可能不知道这些研究。通常情况下,任何一项研究只是在不断增高的“证据墙”中添加一块砖。一项研究的结果无法告诉您总体情况。只有在其他研究人员重复这项研究并得到相同的结果之后,答案才能变得可靠。

您不需要基于一项研究就做出决定。

媒体往往对医学领域的进步持乐观态度。例如,一项关于媒体如何报道骨质疏松症和高胆固醇药物治疗的研究表明,媒体报道强调了这些药物的获益,但几乎没有提到可能的危害。

还有很多网站提供医疗健康信息,但是很难知道应该信任哪些网站。

传统的建议

某些东西已经使用了很多年并不意味着它有效或不会伤害您。许多补充医学和替代医学药物(例如草药和维生素)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但是,并没有质量比较好的证据表明它们利大于弊。

有一项研究查阅了 7 本参考书[8]。该研究发现有超过 100 种不同的补充医学药物被推荐用于治疗哮喘。但是没有质量好的证据证明它们是有效的。

传统疗法可能已经应用了几个世纪,但当与现代药物一起服用时,可能不安全。例如,圣约翰草是一种治疗抑郁症的草药。不幸的是,它能够阻止一些药物(例如避孕药和血液稀释剂)正常起效。Just because something has been used for years doesn’t mean it works

向您的医生咨询问题

这里有一些问题可以帮助您衡量从媒体或互联网上找到的关于治疗的信息。您可以把这些问题告诉您的医生。

  • 这种治疗方法如何能够帮助我?研究对象中有像我这样的患者吗?
  • 这种药可能会伤害我吗?我比其他人更容易发生副作用吗?(例如,有时老年人会有更多的副作用。)
  • 关于这种治疗有效的证据力度有多强?研究结果是在医学期刊上发表了吗?还是只是个人在电视上讲述他们的故事?
  • 这种治疗的替代治疗有哪些?
  • 治疗的费用是多少?(可能包括财务和非财务费用,例如不便之处。)

参考文献

  1. Sackett DL, Rosenberg WM, Gray JA. Evidence based medicine: what it is and what it isn’t. BMJ. 1996; 312: 71-72.
  2. Cuervo LG, Rodriguez MN, Delgado MB. Enemas during labor (Cochrane review). In: The Cochrane Library, Issue 2, 2000. Update Software, Oxford, UK.
  3.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Myocardial infarction: cardiac rehabilitation and prevention of furthe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November 2013. Available at https://www.nice.org.uk/guidance/cg172 (last accessed on 6th March 2017)
  4. Liggins GC, Howie RN. A controlled trial of antepartum glucocorticoid treatment for prevention of th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in premature infants. Pediatrics. 1972; 50: 515-525.
  5. Paradise JL, Bluestone CD, Bachman RZ, et al. Efficacy of tonsillectomy for recurrent throat infection in severely affected children: results of parallel randomized and non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1984; 310: 674-683
  6. Davidoff F, Haynes B, et al. Evidence based medicine. BMJ. 1995; 310: 1085-1086.
  7. Yamey G, Wilkes M. Prostate cancer screening: is it worth the pain?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January 18, 2002: 29.
  8. Ernst E, Berman B, et al. The desktop guide to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an evidence based approach. Mosby, Edinburgh, UK; 2001.